第一百四十八章 主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话,让胖*老脸一红,随即郁闷加无语,嘴角抽了抽,暗道:要脸?碰上你这个煞星一开口就是跟吴冬林有勾结,这个黑锅扣实了,我不得被查个底朝天啊!

    总之,他现在是顾不上脸皮了,腆着一张老脸冲海娇央求说:“海娇,帮叔解释一下呗,叔真不是冲你们俩来的,你离婚了,再嫁找谁是你的自由,张锦龙那小子管不着,叔也不会让他再来骚扰你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海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扯到离婚再嫁了啊?她有些闹不明白,耳根却不由自主的红了,娇羞无限的飞快扫了殷东一眼,弄得他也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殷东瞅着胖*,就忍不住皱眉头:“别东扯西拉的啊,今天这事儿跟王海娇离不离婚,再不再嫁,扯不上一毛线的关系,你别想避重就轻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避重就轻!”胖*嚎了一嗓子,脑门的冷汗都汇聚成豆大的珠子,一颗颗的往下滚。

    看他慌成这样,而其余的*也一脸的不安,殷东不无玩味的说:“我来这里之前,刚逃过吴冬林手下的暗杀,到了这里,就碰上你们这帮*伙伙同你侄子以莫虚有的罪名抓捕,你要是说你跟吴冬林的手下没有勾结,你得看负责吴冬林案子的领导们信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胖*一听,浑身肥肉哆嗦起来,哭丧着脸说:“你就看海娇的面子帮我解释一下啊,我保证不会再让张锦龙那个畜牲骚扰你们了,也保证老张家所有的人不会干涉海娇再嫁。”

    张锦龙简直忍无可忍了,吼道:“二叔,你跟这对狗男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殷东也觉得这事儿得扯清楚了:“我跟王海娇的事儿,轮不着你们管……啊呸!我跟王海娇就没什么事儿,死胖子,你别胡扯,败坏王海娇的名声!”

    王海娇听了这话,莫名的忧伤,看殷东的眼神有些幽怨。

    胖*只觉得苦不堪言,就是接到报案之后的一次正常出警,要不是碰到亲侄子,他也不会循私,也不会陷进这泥潭了,这一次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了,都是张锦龙这狗一样的东西不干人事儿,把亲叔也坑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胖*就恨死了张锦龙,掉头冲出去,扯着张锦龙一顿没头没脸的暴打,边打边骂:“你个狗东西成天不琢磨点人事儿,专门海娇这么好的媳妇儿,你不跟她好好过日子,跟她离了,你还要来找她的茬,还要栽脏陷害人家,老张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无情无义的畜牲!”

    “二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叫爹,老子今天也要打死你,你个狗东西,为什么要污蔑别人诈骗,你还敢报假案,老子今天打不死你!”

    “哎呀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打得你痛,你不长记性,以后还要祸害人,还要报假案!”

    “别打了,二叔,再打骨头就断了……啊啊……不是我报的案啊,是金福记那女的报案,说那对狗男女诈骗的,也是她,你抓她呀!”

    被打得受不了,张锦龙涕泪俱下,看到吓得像受惊鹌鹑似的杨娜在旁边,一把将她扯过来,推向自家二叔,呜呜的哭道:“你要打,就打这个贱人吧,是她的主谋!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推卸责任,就胡乱冤枉人!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胖*的眯缝小眼里仍闪着算计的目光,心下盘衡着,这锅甩给金福记背,比让自家亲侄子背锅更合适。

    再者,金福记也不算是背锅,本来报案的电话就是金福记的人报的案,说殷东诈骗的也是金福记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,胖*把打得像死狗的亲侄子扔在地上,就冲旁边一个*说:“你们把金福记的人都仔细调查一下,弄清楚金福记的人为什么要指控殷东诈骗,弄清楚金福记的人是不是跟吴冬林有勾结!”

    *们立刻答应着去了,有种落荒而逃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殷东撇了撇嘴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搞得像他是什么凶神恶煞似的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胖*甩锅的打算,却也没打算阻止,反正这货把张锦龙暴打了一顿,算是给海娇姐出了一口气,再给金福记一点教训也好,总不能让金福记的人平白冤枉他是个诈骗犯,却不受一点惩罚吧?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海生不知打哪儿冒了出来,错愕的问:“东子,这是搞什么啊?出啥事了?不会是吴冬林的人又来杀你了吧?”

    殷东摇头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卧槽!这不是张锦龙那畜牲玩意儿的二叔嘛,那孙子看到你跟我姐在一起,把他二叔叫来找你的茬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王海生说着,就要捋袖子,就挨了他姐一记爆栗,然后听她喝斥:“别在这儿添乱,一边呆着去!”

    “必须不行啊!老姐,你不知道张锦龙坏得头顶长疮,脚底流脓了,他把他二叔叫来肯定是要把东子往死里整的。”王海生说着,扭头看到竖在墙角的一根木棍,抄了起来,厉声吼道:“你们张家人欺负我王家没人了是吧,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胖*吓得往后跳开,一不留神被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张锦龙绊倒了,一百多斤的肥胖身体倒下去,压得张锦龙杀猪般的嚎叫起来,让殷东都担心张锦龙那单薄的小身板会不会直接给压断了。

    王海生有点懵,看着张锦龙被打得面目全非的脸,喃喃的说:“这谁呀,被打得连亲妈都不认识的,谁下手这么狠?”

    殷东轻笑道:“这就是张锦龙啊,他二叔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王海生更懵比了,是他早上起床的方式不对吗?张锦龙怎么会被他二叔打成这样,张家都是一帮蛮不讲理的玩意儿,他二叔什么时候还会大义灭亲了?

    这时王海娇看到王海生身边有个女孩,忽然想起来问:“海生,你让我送户口本来,是干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不重要……”话到一半,王海生腰里被掐了一把,蓦地改口:“重要的是,你有弟媳妇了,徐婷婷,我们刚才去县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,回头我在县里租个房子,就把家安在县城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海娇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都风中凌乱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