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遇袭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王海生一脸的黑线,低声咒骂:“这狗一样的东西也来嘲笑劳资,真忒么的想撞死他狗R的!”

    殷东爆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……

    斜对面的街边那辆银灰色面包车,司机从车窗里朝这边看过来,还拿手机拍了个照,然后发了条消息出去。

    “海生,撞那辆车!”

    突兀的,殷东低喝一声,

    王海生完全没有犹豫,直接一打方向盘,脚下油门一踩,车子就飙射出去。还没等那辆车上的司机反应过来,他的车头就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撞在了那辆车身上。

    几乎是撞车的同时,殷东拉开车门,跳了下去,不等站稳,身形一晃,如同鬼魅一般,急速冲向那银灰色面包车,拉开车门,把头破血流的司机拽了出来,手里抢过司机的手机,翻出手机里刚发出去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,竟然是在监视我们!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殷东说的,而是王海生说的,声音透着惊怒,但是并不紧张。相形之下,才哥就吓得不轻,脸色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“才哥,你不用跟我出去了,回顾家去吧,我会让顾文安排人送你回大湾村。海生,你等下就说是刹车失灵了。”

    在殷东说话间,顾家几个保镖赶了过来,并通知了顾文,而且有*也过来了,还有些吃瓜群众自发的围上来。

    *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叔,一看王海生的车就啧啧叹道:“破成这样的车,也敢开上路,你这胆子也够大的,这车超过报废年限多久了?”

    王海生己经镇定下来,苦着脸说:“*大叔,我这车到明年才报废呢,来县里就是为了买新车的,这不刚出门,好好的刹车突然失灵了,真是撞了鬼了!”

    吃瓜群众们中爆发一阵大笑,一个个没心没肺的,欢乐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这破车还没到报废期限,才真是撞了鬼了!”那*说着,问了一下被撞的司机情况,而他根本不敢说王海生是故意开车撞来的,因为他的手机还拿在殷东手上,所以只能顺着王海生的话茬说,并表示愿意私了。

    *出具了交通事故认定书,又教训了王海生一顿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殷东对那位司机微笑道:“走吧,到顾家坐坐,咱们谈谈具体赔偿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在这里谈吧。”司机说完,就看殷东晃了晃手机,忙改口:“不用赔偿了,把手机还给我,这个事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算了,你在手机上似乎把我们的照片传给了什么人,这是侵犯我们的肖像权吧。就不说要你赔偿,至少,你要陪我一起等着你通知的那个人过来。”殷东微笑道,语气却透着不容置疑的霸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你是……秋县长的司机?”

    就在那司机听得面色发苦时,一道让他更为惊骇的声音响起了。坏了,他的身份暴露了,秋县长绝对饶不了他!

    顾文当先跑了过来,说话的正是他。随后,跑得气喘吁吁的黄司仁也过来了,看了一眼司机,笃定的说:“这就是秋仲武的司机,叫梁成,是他老婆的远房表弟。这小子之前还敲诈过林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秋县长的司机?”殷东的眼瞳一凛,神情变得极为难看。如果这个梁成是私下跟吴冬林手下勾结也罢了,但如果不是呢?那就意味着秋家对于他和秋莹的关系是零容忍,不惜借刀杀人!

    顾文脸色铁青,恨恨的道:“我就知道姓秋的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这话也不知道是骂秋莹,还是骂秋县长,殷东干咳了一声,说:“先别在这里说了吧,你们先回去,我跟这货在这里等一等,我要看他是联系的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梁明一听忙说:“我去顾家吧,我侵犯了你们的肖像权,我愿意赔偿。”

    本来很愤怒的顾文,一听这话都乐了:“这怎么又扯出肖像权了?”

    殷东没接这话茬,又翻看了一下手机上前面的信息,再对王海生说:“这人在跟吴冬林的手下联系,那家伙也是警方要抓捕的逃犯,你要么回你姐家住,要么,就留在文子家吧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果断说:“那我就在文子家住下不走了。文子,收留我不?”

    顾文说:“行啊,正好我缺个端茶倒水的,我看你骨骼清奇,那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意见,端茶倒水就能混饭吃,这日子不要太爽了。”王海生说完,就被殷东一脚给踹倒,把顾文也撞倒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“咻”的一道枪声响起,一颗子弹飞过,要是王海生还站在原处,正好被击中眉心。

    “都趴下!”

    殷东仿佛早有预料,大吼出声时,身形己经扑出数米,直接冲向街边一株粗大的梧桐树。几乎要撞在树干时,他身体灵活的晃了一下,绕到树后,一拳打飞了一个穿牛仔服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被打飞的时候,牛仔男一脸惊骇,跟大白天撞见鬼一样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被打得倒跌在地上,鼻血狂飙。

    跌倒的刹那,他回过神来,就地打了两个滚,拉开了一些距离,一个鱼跃而起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殷东闪身追过去,瞬间逼近了牛仔男,不等他站稳,又是一脚踹翻了他,再狠狠的一脚在他握枪的右手上,“咔嚓”一声,腕骨直接被踩碎了。

    眼见殷东的速度快如鬼魅,下手也相当凶残,简直比他还像亡命之徒,牛仔男自觉逃跑无望,把心一横,痛得扭曲变形的脸上浮现一抹狠戾,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,拼命全力削向殷东的脚。

    这一下速度快极,殷东猝不及防中,也被削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牛仔男脸上浮现出喜色,但很快就消失了,又露出大白天见了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拼命全力的那一匕首削下去,不说削铁如泥,削断一根腿骨是毫无难度的,这绝对是他的经验之谈,有着无数次的事实依据的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在削殷东的腿时,匕首简直像削到了钢板,破了一点皮,就卡住了。再然后,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……匕首被崩碎了!

    这忒么的是何其的不可思议,他难道拿的是一把假匕首?

    其实,不仅是牛仔男难以置信,就连殷东自己都惊到了。

    在他感觉到腿上有刺痛感传来时,身体本能的绷紧,随后,一丝龙力就像猫见了耗子直冲而去,崩碎了那把精钢匕首!

    但殷东心里惊了一下,手上动作却没停顿,右手猛的下探,似鹰爪一般,疾如电光抓住牛仔男的脖子,然后,稍一用力,直接像抓死鱼一样,把牛仔男整个儿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殷东指尖透出来的龙力,让牛仔男浑身汗毛乍起,感觉到极度的危险,心里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心思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