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礼物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走到沙发边坐下,给黄家兄弟和李明打了声招呼,把随手提进来的黑塑料打开,摸了一个揉皱的烟盒扔给黄司仁,随意的说:“黄哥,这个你带回去给嫂子拿着玩吧。”

    李明看着嘴角直抽搐,但是很快他发现不对劲了,因为黄司仁竟然两眼发亮,两手麻利的打开烟盒,从烟盒里掏出一团纸巾,展开来,露出两颗指头大的黑珍珠,圆润光滑,闪动的迷人的黑色幽光。

    “极品的黑珍珠啊,东子老弟,这礼物可太贵重了!”黄司仁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什么贵不贵重了,就是个小玩意儿,你别嫌少就行。”殷东说着,随手把黑塑料袋搁在茶几上,接过佣人递来的茶杯。

    李明跟黄家兄弟的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个黑塑料袋,眼神都变得古怪起来。

    顾文抱着小宝也蹿了过来,一把抓起黑塑料袋,从里面掏出两个茶叶盒,正要打开时,就听殷东说:“圆罐子是你的,方罐子是给小宝干妈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顾文就有些不乐意了:“她昨天到我这里来,还带了她小叔过来,那口气跟做贼似的,生怕我露了口风,让人知道你跟她的关系了。你还给她送什么珍珠啊,别浪费了,都给我儿子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她没什么关系,你别瞎哔哔了!”殷东没好气的说完,瞪了他一眼,眼神中透着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顾文悻悻的哼了一声,把方罐子塞回墨塑料袋,拿起那个圆罐子打开,倒出一把金珍珠,顿时惊了一下:“卧了个大槽!东子,你打劫了哪个珠宝店吧?这么多金珍珠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手一抖,珍珠掉了,滚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“都不许动!”

    黄司信大叫一声,这都是他闺女的珍珠,踩坏一粒得损失多大啊!

    大家都一动不动,看着黄司仁蹲在地上,一粒一粒的把金珍珠都拣了起来,然后,他数了一遍,又看向殷东问:“一共是多少颗?”

    殷东被问得一愣:“不知道啊,我就那么随手分的,两堆,分开装了两个小罐子。”

    “金珍珠,比黄金都贵,他论堆的,谁以后再跟我说渔民穷,看我打不死他!”李明有些悻悻然的说。他也眼热啊,那么多的金珍珠,值好多钱呢,这小子送了一罐子,黑塑料袋里还有一罐子。

    王海生听了这话不乐意了:“我这个渔民就穷得叮当响了,你来打死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!”李明没好气的吼道。

    才哥也跟着笑道:“我这个渔民大概也是拉低了渔民收入平均水准的。但是说实话,渔民要做到像东子这样,才真是到了一种境界了,不服都不行。我昨天出海一天捕的鱼,都不够油钱的,回村子码头时,东子才回来,把他儿子塞给我了之后,出去晃了一圈回来,就带了这么多珍珠回来。他好像出海就没空手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就一脸哀怨的看向殷东说:“你还让我吃文子的狗大户,你个狗大户都不说接济一下我?”

    殷东抿嘴笑笑,说:“那你赶紧找个媳妇吧,到时候我也送一罐子珍珠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明就冲王海生说:“海生,我们老李家的美女任你挑,个个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,你过来,我给你看照片,你现场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也跟着起哄:“我们黄家也有待嫁的闺女,你来我们黄家,跟文子做个连襟吧!”

    屋子里,顿时笑翻了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在顾家大门斜对面的街边,停着一辆很不起眼的银灰色面包车,车里的司机赫然是秋仲武的司机,他正在给秋仲武打电话:“秋县长,刚才那个叫殷东的渔民,带着他儿子,还有两个渔民,一起进了顾家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带了两个人一起来的?真是个狡猾的家伙!”

    “是的,开了一辆很破的面包车,直接开进了顾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盯着吧,要是他从顾家出来了,就通知吴冬林的那个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秋仲武跟司机通话时,殷东正准备带才哥和王海生去提车,顺便找家提供首饰定做服务的店子,把他准备送给秋莹的珍珠镶嵌起来,再弄个漂亮点的包装,不然直接用茶叶罐子装了送人,太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顾文本来打算一起去的,被黄家兄弟齐声喝止。

    “别在县里糟蹋这么好的珍珠了,我让人飞到京城去,不,直接飞国外去找世界顶级品牌定制去。我老婆上月还抱怨,说她表姐生日收到一个卡地亚珍珠戒指呢。我这次给她订制一对卡地亚黑珍珠耳钉,让她到那群老娘们中间去炫耀!”

    黄司仁抱着茶叶罐子,乐呵呵的笑着,安排他那个短发美女秘书去办这事儿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姓林的女秘书,殷东忽然想到顾氏水产公司被查封的内幕,黄司仁都是安排她在打探的,就问:“林秘书,顾氏水产公司被查封的后续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林秘书朝她老板看了一眼,见他点头,才说:“警方掌握的资料,本来是对顾总不利。不过,在吴冬林等人上次被抓之后,警方查到了不少新情况,发现很多事情都是吴冬林的主谋。再加上查封水产公司之后,警方己经从水产公司打开了突破口,在顾氏集团抓了一批涉黑人员,他们的口供,也都证明是吴冬林打着顾总名义为恶。”

    顾文还真没想起这件事,闻言,深吸了一口气,紧张的问:“林秘书,那就是说我爸现在洗清嫌疑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警方目前还没有定论,吴冬林肯定是主犯,顾总最终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,目真不好说。”林秘书说完,看顾文也是面色一变,忙摆摆手说:“顾总目前失踪,警方还在找他,也许等他回来,就能有证据证明他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的来讲,现在情势大好,文子,接下来你要做的,就是稳定住顾氏,至于沈家的压力,有我们去应付。”黄司仁说着,拍拍顾文的肩,又开始对他耳提面命,指点他接下来该如何打理顾氏。

    殷东就没再听下去,带着王海生和才哥出去了。至于小宝,因为睡着了,就留在顾家。出来时,依旧是开着王海生的那辆小破面包车,从顾家气派的大门里出来时,门前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吹了声口哨,赞了个:“哥们,真潮,这车简直了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