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信心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黄司仁暗自感慨:这份人情太大了啊,还有黄玫那小丫头,还真是值得疼爱!

    李明这时候踢翻了一块石头,就看到石头下的裂缝里有白色泡泡成簇往外冒,撞在他身上,就散成白色雾丝,随水波荡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李明跟黄司仁都激动得不行,浮上海面之后,心情难以平复,两人都发疯似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顾文都忍不住嘀咕:“至于吗?我当初听到这个秘密,也没像这么傻笑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小子傻,你根本不懂这个秘密意味着什么!”李明激动的说着,挥了一下手臂,手里还抓着他在海底踢翻的石头。

    黄司深有同感的说:“文子,你真得庆幸有这么个好兄弟,这种秘密也肯跟你分享。”

    这个顾文倒是不否认,不仅这个秘密,更重要的是,他们是可以托付性命的兄弟。

    “行了,闲话不说了,天不早了,你们该回去了,我跟文子也要去顾家看看了。”殷东笑着说完,发现李明跟黄司仁神情都不对劲了,好像他说了什么罪大恶极的话,不由有些讪讪的:“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你们还回什么顾家啊!再说了,文子的事,现在就是我们黄家的事情,我黄家的女婿是谁都能欺负的吗?”黄司仁霸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明也点头说:“这种小事,你们就不要操心了,我回头跟几个师兄打个招呼,让他们帮黄家敲敲边鼓,把顾家的事情彻底解决了。现在,我们还是来商量一下海底灵穴的问题吧,这个是头等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什么可商量的啊?除了扇贝,难道你们还准备增加养殖品种吗?”殷东纳闷的问,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“还养什么扇贝啊,这个渔场价值有多惊人,你就打算养一点扇贝?你脑子是不是也跟顾文一样进水了吗?”李明诧异的问,简直想敲开这小子的脑壳看一看。

    顾文还懵着。好像顾家的事情,都不用他操心了,是这样吗?

    但这在这时候,他听到李明又骂了自己,顿时郁闷了:他是招谁惹谁了,明明他一个字都没说,好么!

    殷东也被骂得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尽管殷东知道海底灵穴是个惊人的秘密,但他还是严重低估了这其中蕴含的价值。他完全没有想到,在李明跟黄司仁仔细思量一番之后,脸色越来越沉重,随后,李明直接说:“老黄,这个蛋糕太大了,我们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而黄司仁竟然没吭声,那就是默认了李明的话。

    这是个啥意思?

    殷东都感觉跟不上他们的思维跳跃了,有些懵比。

    李明说:“东子,这个海底灵穴己经是属于国家战略性物质资源了,必须上报国家。咱们只能从中取一杯羹,而不能占有。不过,反正你小子也只是养养扇贝,利用海中气中修炼你的古武功法,所以,这个海底灵穴交给国家,对你小子也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他把话摊开了说,殷东耸了耸肩,也没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反正除了海底灵穴,还有一个灰岛的灰雾也可以吸收炼化,殷东不觉得海底灵穴交出去之后,对自己的修炼有什么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然,灰岛的灰雾毕竟不稳定,谁也不知道灰雾什么时候出现,要是以后进入海底灵穴这边不受影响,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黄司仁也在旁边笑着说:“就算交给国家,也不会是大张旗鼓的,表面上还需要你这个渔场主当幌子的,所以,你们进出渔场不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道: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段时间,你们就不要离开渔场了,不要让别人进入渔场。有关这个渔场的秘密,你们不要再对任何人说,我现在就回家去把这个事情给我家老爷子说说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又叮嘱道,然后又跟李明商量了一下怎么处理顾家的事情,完全没有让顾文这个当事人参与话题的意思,就他们俩直接商定了。

    顾文轻咳了两声说:“我家的事情,我自己解决。东子留在渔场吧,我回一趟顾家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皱紧了眉头,训斥道:“别任性!文子,别看吴冬林跟他手下人都被抓了,但是吴冬林背后是京城沈家子弟,你根本不明白沈家的恐怖底蕴,沈家那位吃相虽然是太难看了点,令人不耻,但你不能轻视他拥有的能量。你,现在还不够格跟他扳手腕儿。”

    “让文子去吧,他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殷东突然开口说,平静,却也有着不容置疑的霸道,竟然令黄司仁一时失语。他又是一笑,颇为玩味的说:“沈家那位就算是老虎,也未见得能斗得过荒原的孤狼。我对文子,有绝对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不仅顾文受到鼓舞,就是黄司仁也不禁深深的打量了顾文一眼,心下不免琢磨:难道是他还看轻了顾文?

    李明倒是笑笑,说道:“文子想回家看看,也在情理之中,老黄,你多派几个保镖给你侄女婿嘛,我也跟我师兄说下,让他派人盯着顾家。”

    聊了一会,各自散去,渔场就剩了殷东一个人,就连大金,他也让李明给带回村去了。一种孤寂如潮水般漫过来,让殷东恍如回到了前世,独自挣扎求生的那段日子。

    前世的记忆像默片一样,在眼前不断闪动,其中印象最深刻的,竟然是跟老道士师父学艺的那些年,那藤条抽在身上的的疼痛感,也是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“顾家的事情解决以后,也该出去找那个老骗子了。”殷东喃喃的说着,脑子里想象着他突然出现那邋遢老道面前喊师父,不知道会不会被当骗子呢?

    想着,殷东不由得笑了,忽然,他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消息:“吴冬林从看守所逃出来了,疑似逃到往海上。”

    “逃了?”殷东看着那条由李明发来的消息,不禁坐直了身体,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吴冬林刚抓进去,就从看守所逃出来,这其中会不会有猫腻?

    这个想法从脑子里冒出来,就被殷东抛开,现在的问题,是吴冬林从看守所逃出来之后,要干什么!

    疑似逃往海上……姓吴的这条疯狗是想从海上逃跑,还是来渔场杀他和顾文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