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三章 路要自己走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罗队长用力拍了一把顾文,笑道:“你们把危险的活儿干了,我们只是来捡功劳,这样都不欢迎,我们又不是傻!”

    顾文嘴角抽搐:“你说得好有道理,我竟无法反驳。”

    在海上呆久了以后,小宝看到罗队长他们走了,竟然还哭了,小爪子指着快艇离开的方向,撇着小嘴儿哭闹:“伯伯,走,要走!”

    殷东叹了口气,揉了揉小宝的脸,说:“伯伯过两天还会来的,我们去看小猪佩奇吧。”

    小宝竟然还拧上了: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打?”殷东拉下脸来问,语气透着不耐烦。带着小宝,他不得不躲在海上,不能出动出击,也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来,这让他很憋屈,尤其是也不知道要躲多久,让他渐生不耐。

    小宝被吓到了,想哭,也不敢哭,小模样别提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顾文一把夺过小宝,没好气的冲他说:“小宝也没说啥,你吓唬他干嘛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拿出手机,给秋莹拨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段信号还行,一拨就通,秋莹还在加班,坐在办公室里,接通了顾文拨来的视频邀请,就看到小宝委屈的小脸,顿时心肝儿都疼了。

    “小宝,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听到秋莹柔美的嗓音,小宝再也忍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,边哭还边告状:“耙耙,骂……呜呜……宝怕……”

    殷东听得想笑,眼眶却有些泪意染上。

    秋莹一听就炸毛了,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腾升的怒火,语气凌厉己极的问:“顾文,你在旁边吧,你现在把小宝给我送到白山镇码头来,我到码头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顾文忙说:“不用,秋总,小宝还是跟着我们安全一点。今天有两个杀手过来,都被我们干掉了,你放心。我就是看东子有些暴躁,吓到了小宝,让你安抚一下小宝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秋莹更担心了,声音陡然拔高了八度,高亢的尖叫:“什么!”

    殷东听顾文说话时,就忍不住抚额,这个二货啊,说这些不是让秋莹更不放心么?他赶紧抢过电话,说道:“文子跟你开玩笑的,其实是罗队长他们抓到的人。我骂小宝,是因为他大晚上的不睡觉。”

    秋莹可没那么好忽悠,直接怼了回来:“你别想骗我!”

    这么精明的女人,很不好糊弄啊,殷东苦笑了一下,只能咬死说:“真没骗你,我们在这边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秋莹没打算讲道理:“要么,你马上把小宝给我送过来,我这边有保镖,小宝由我来照顾一段时间,安全有保镖,对小孩子也更好。要么,我现在过去接。”

    听她提到保镖,殷东有些意动了,但随即,他又坚定拒绝了:“不用了,小宝得在我眼皮子底下,我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秋莹默了两秒,沉声问:“你老实说,是不是情况很危险?”

    为免秋莹坚持要接走小宝,殷东只得说实话:“是顾文他爸的手下吴冬林背叛,要谋夺顾家财产,现在顾文他爸失踪了,吴冬林要铲草除根。那就是一条疯狗,我带着小宝,跟顾文在大海上,绝对能自保,还能钓吴冬林派来的杀手。你接走小宝,我怕吴冬林会对小宝动什么歪脑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秋莹说完,殷东就说:“我怕啊,吴冬林手下养了一帮亡命之徒,他背后还有京城沈家子弟撑腰,所以,你就不要掺合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沉默了片刻,秋莹问:“沈红雷么?”

    听出秋莹的声音有些微微变了,但是殷东只以为她是单纯的紧张了,女人嘛,听到这些事紧张也是正常的,他并没有多想,只说:“你不要管了,这事我能处理。吴冬林手下的亡命之徒也不是无限的,损失到他心疼了,他自然就会放手。再说,他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搜寻失踪的顾叔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听出了殷东态度坚决,或许是别的原因,秋莹没再坚持,而是说要送一些东西过来,然后又跟小宝聊了一会儿,直到信号中断。

    跟秋莹通了电话之后,小宝心情也变了,又开始没心没肺的笑了。顾文拆了一袋咪咪虾条,他立马用小爪子抓了一根,很狗腿的递给殷东,奶声奶气的说:“耙耙,吃!”

    顾文假装要吃,却被小宝一爪子拍开,很不客气的说:“你走!”

    “我R啊,这小混球过河拆桥啊!”顾文嗷嗷叫道。

    殷东咬住小宝巴巴儿递过来的虾条,笑道:“老爸当然是亲的好。”

    顾文忽然被触动了,莫名的来了句:“我妈要是给我弄个后爸,我肯定是不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二货……”笑骂声未己,殷东脸上的笑意又收住了,想到吴冬林跟顾母的关系,这关系,嘿!

    “我明天想回家去看看。”顾文语气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但就是他的这份平静,让殷东觉得不安,忙说:“你不要冲动,就在渔场这里住一段时间,事情就能慢慢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冲他笑笑,说道:“我带两只海蟹回去,给我妈尝个鲜,她应该也没吃过这么鲜美的海鲜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看不出一点异常,但殷东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,这也缘于前世对顾文性格的了解,如果说吴林是疯狗,顾文就是发狂的孤狼,遇到危险,他决不会选择逃避,而是以最凶悍的姿态发起攻击,就算最终还是要逃,也一定是让对方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

    殷东摇头说:“你妈那边的情况不明,现在吴冬林有没有在她身边安插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顾文就苦笑道:“你何必还给她留颜面,就直接她现在跟吴冬林搞在一起了,我要去找她,就等于是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殷东说:“你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三个字,殷东真不知道说啥了。

    顾文站直了身体,迎着腥咸的海风,望向晦暗不明的远空,幽幽的说:“我爸也是亲的,我爸也对我很好。现在,他究竟是失踪,还是被我妈和吴冬林合伙谋害了,谁也说不好啊!东子,不要劝我了,你帮我的够多了,但是,路,终归是要自己走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