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好自为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故意打了个呵欠,说道:“文子,我儿子还在家呢,你到底是留在家里,还是跟我一起走啊?你不走,我就走了,要不然回村里就得半夜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看着屏幕上他妈像做贼一样偷听的样子,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被点燃了一下,猛的抓起笔记本砸出去,砸在门上,砰的一声轰响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卧槽!”殷东也是无奈了,顾文这小子还不是前世饱经磨难之后,城府还不够深,让他忍着不爆发,估计是不可能了,算了,他爱咋样就咋样吧。

    门外的顾母吓了一跳,猛的向后退开几步,门就拉开了,顾文像一头发狂的斗牛冲出来,一把拽过他妈,狠狠的拉进屋来,像扔破布袋一样扔在床上。

    顾母“啊”的一声尖叫,声音高亢刺耳,听得殷东难受,用手揉了揉耳朵,摇了摇头,走了出去,有些事情,外人不好掺合。

    “小文,你想干什么?”顾母颤颤儿问着,又冲正朝外面走的殷东说:“东子,他这是怎么了?你快拦着他呀!”

    “阿姨,给个良心建议,做人要有底线的。还有,文子是你儿子,亲的,别忘了。”殷东说完,带上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几个保镖从楼梯口冲过来,看到殷东靠在门口,冲着他们问:“嗨,哥们儿,有烟吗?来一根。”

    冲在最前头的保镖下意识的摸出烟盒,连同打火机一起扔给殷东了,才问:“刚才是夫人在叫吗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?”殷东失笑着反问了一声,把烟叼上,点燃了,又说:“你是不是没挨过你妈妈打?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所有的保镖都松懈了,低笑起来。

    殷东把烟盒和打火机扔了回去,悠闲的笑道:“给个良心建议,你们最好有多远躲多远,小心文子迁怒你们。那小子被他爸养成了一个纨绔,手底下没个轻重,你们等下要是被他逮到,小心被打死。”

    保镖们一听,顿时作鸟兽散,给殷东烟抽的那货还冲他竖了个大拇指,夸他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略施小计,把保镖支开的殷东,靠在墙上,吐了一个烟圈,看着烟雾腾升,耳朵却听着房间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时间房内却是一片寂静,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顾文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亲妈,凶光毕露,他死命的攥着拳头,指甲刺破了掌心,生怕自己一时忍不住挥拳头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可怕的表情,顾母所有的话都被冻结,脚底一股寒气直冲脑门。她甚至不敢呼吸,如看妖魔一般看着亲生的儿子,刹那间,像是不认识这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她宁可看到儿子暴跳如雷的样子,也不想看到他这么沉默着。这一刻,她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,似乎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被窥破。

    短暂的羞愧之后,又是无比的惶恐……东窗事发了!她跟吴冬林的关系以及他们合伙谋夺顾家产业的事情,都被儿子知道了!

    他……会杀了自己!

    顾母的心头有一个念头冒出来,惊悚万分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,想逃,可是两腿像灌了铅般的沉,让她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终于,顾文从牙缝里挤出了五个字,拉开房间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顾母呆怔的望着房门口,大半天才回过神来,抬腿想追,腿却发软,打了个踉跄,摔倒在地上,额头正好额在笔记本电脑上,磕破了皮,她抹了一把额头,茫然的看着手上的血,殷红,刺眼。

    “小文不要走,妈妈也不想……也不想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一种叫做锥心刺骨的疼痛袭来,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。此时此刻,她体会了什么叫剜心之疼——儿子不要她了啊!

    哪怕儿子一个字也没说,她也能肯定他什么都知道了,而且羞于再认她这个妈了,这从他进大门直到离开都没喊过一声妈,就可以看得出来了!

    在顾母哭泣的时候,殷东正在努顾文:“天下无不是的父母,你当儿子的要体谅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顾文爆了个粗口,怒瞪着殷东,愤然道:“体谅她?然后看着她勾结奸夫害死我爸吗?还是,我得敲锣打鼓放烟花炮竹庆贺多了一个后爸?”

    殷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索性不劝了。他可是记得重生以前,顾母对亲生儿子是有多狠心的,算了,终归是要有这一天的,长痛不如短痛,文子现在不认这个妈,也省得以后吃亏。

    “东子,在前面的路口把我放下,你先回去吧,我去杀了吴冬林。”顾文杀气腾腾的说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吴冬林该杀,可是殷东很清楚吴冬林绝不是易与之辈,那家伙阴险狡诈,手狠手辣,手下养着一帮亡命之徒,就顾文的实力虽然能一个打十几个,但现在并不是冷兵器时代,功夫再高,也怕菜刀,更何况吴冬林手下那帮亡命之徒有枪。

    殷东没好气的骂道:“你是不是傻呀,现在去找吴冬林?你以为打倒了你家那几个废物保镖,就天下无敌了?他知道你回来了,还能不防着?等你去了,被人乱枪打死,我是不会给你收尸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给我收尸!”顾文负气的吼了一嗓子,才反应过来:“他怎么会有枪?顾氏的安保公司并没有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声音变小了,愕然看向殷东。

    殷东也没有解释,因为他不能解释为什么对吴冬林那么了解。他能做的,就是拦着顾文去送死。吴冬林手下养的那一帮亡命之徒,并不是他们这两个刚修炼入门的菜鸡能抗衡的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只要给他和顾文时间,这仇终归是能报的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也说了,你不去找他,他也要斩草除根的,我们还不见得能平安回去。”殷东说到这里,停了下,又说:“你到后面去坐,出城之后,你就躺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顾文脱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殷东直率的说:“我怕吴冬林请你吃花生米啊,出城之后,一路上都是荒山野岭,路窄弯多,他派人枪手狙杀你实在太容易了。我可不想被你连累死。”

    顾文眼瞳一凛,说:“那你就更要在前面路口放我下了,我去了大湾村,不是把杀手带去了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