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章 暴露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还懂为他人做了嫁衣裳,真不愧是我……亲妈呀。”顾文说到最后三个字时,故意缓了缓,加重了语气,透着一股戾气。

    就算是顾母再迟钝,也察觉到不对劲了:“小文,你这是…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文垂下眼帘,竟硬生生压下那口恶气,并没有口出恶言,跟他妈撕开脸皮。因为他突然想到了殷东从一开始对他妈客气又戒备的态度,或许他该先问问殷东的意见,再决定下一步该走哪一步棋。

    “我脑子太乱了,先休息一下。”顾文冷淡的说完,直拉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望着儿子的背影,顾母先是疑惑,随即又释然了,觉得儿子这样表现才是正常,毕竟他虽然纨绔,但是对他爸还是很有感情,哪怕是她这个当妈的说他爸的坏话,他一时难以接受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睡一下,妈亲自下厨做你最爱吃的松鼠桂鱼去。”

    她冲着儿子背影喊了一声,进了厨房,却不是做菜,而是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:“冬林,小文回来了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很不客气的声音:“那个小混蛋打伤了不少人啊,他还在闹吗?”

    顾母竟然一点也不敢有意见,还撒着娇说:“他小孩子不懂事,你就别跟他一般计较了嘛!他就是有点纨绔,闹一闹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过他知不知道顾浚下落了没?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顾浚那个王八蛋把他打发到渔村去,究竟是有什么阴谋?为什么他去了渔民这段时间,就那么能打了,一个人打那么多个保镖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以前打架,别人也不敢还手啊。是那些保镖留手了,又被他打了个出奇不意吧?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算了,这小混蛋一直就不成器,烂泥扶不上墙,顾浚肯定察觉不对,逃走之前,也懒得管这个儿子,把他打发到渔村,任他自生自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冬林,小文也是你看着长大的,就跟你亲儿子一样,你别这么说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亲老子都懒得管这个儿子,老子才不要这种废物一样的儿子。不过,要是你办的事儿能让沈少满意,也不是不可能留这废物一条狗命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顾家的家业,就不能给小文留一点钱吗?他从小就没吃过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疼这个废物,就拿你的私房钱养他嘛。以后你们母子相依为命,也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冬林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我都听你的,小文也是太不懂事了,他该自食其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嘛……我会好好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楼上,殷东坐在顾文的桌子边,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了,连接了耳麦,而屏幕上赫然是整个顾宅的监控录像,其中一个小屏幕上就是顾母打电话的画面。

    此时,戴着耳麦的并不是殷东,而是顾文。

    刚才殷东上楼来,就把顾文的笔记本找出来,利用前世学会的黑客技术,直接侵入了顾家的监控系统,等顾文上来时,就把耳麦递给了他,因为殷东直觉顾母或许会给吴冬林打电话,兴许能有个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现在,确实有意外收获了,却是让顾文五内俱焚,整个人都要爆了。要不是殷东的手一直按在他的肩膀上,力量之大,让他难以挣扎,他己经冲下去,提刀去砍死吴冬林……还有他妈!

    除了仇恨与愤怒之外,顾文还有一种智商被人按在地上*的屈辱。

    吴冬林,老子要灭你全家!

    顾文怒火攻心,一口逆冲的血堵在嗓子眼,喊不出来,只是在内心咆哮。

    “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文子,你必须冷静。”殷东的声音这时响了起来,语气平淡,几乎不带一点波动。

    把喉间的硬生生吞下去,顾文仰头望着殷东,面色惨然道:“东子,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殷东对上他猩红的眼睛,答非所问:“顾叔知道。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入耳,竟然像是给顾文很大的心理安慰,至少他爸没有被这对狗男女愚弄啊!

    顾文像是有了精神支柱,咬着牙根说:“我爸一定有安排,我不能打乱我爸的安排。东子,你说,接下来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殷东想了想说:“吴冬林的人肯定在监视我们,这个房间也就是因为你一直没在家住,才没装监控,很快,他肯定就会安排过来了。我们先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我不能让那个贱人给我爸戴绿帽子,我要留在家里,姓吴的畜牲敢来,我就宰了他!”顾文悍然说,脸上笼着浓浓的戾气。

    这一个刹那,顾文的脸,跟殷东前世记忆中的顾文重合了,都是这样满布戾气,杀机浓烈,还有难以压制的恨。

    殷东是很不想看到顾文变成这个样子的,可事到如今,隐瞒事情的真相,对顾文也是不公平的,也很危险,因为他要是不对亲妈有足够的提防之心,就会重蹈前世的覆辙,被吴冬林利用他妈伤害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留在这里当靶子,破坏顾叔的计划吗?你就没想想,顾叔为什么会躲起来?敌明我暗,就是一种优势,你现在要舍弃优势,杵在这里当靶子,也让吴冬林那畜牲多一重要胁顾叔的筹码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动动你的脑子好不好?”毫不留情的打断了顾文的话,殷东又沉声道:“在目前这种情况下,你留在顾家,顾叔得到消息,就是你被吴冬林抓回来了,以你为饵钓鱼,他不想吞这个饵,也得冒险回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东子,我不甘心,真不甘心啊!”顾文低声说,眼角有血泪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顾文这样子,殷东心里也不好受,可他真不擅长安慰人,只能说:“你不相信我,也得相信顾叔吧。走吧,跟我回大湾村,让顾叔知道你安全,他就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做他想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杀吴冬林。”顾文直白的说,猩红淌血泪的眼睛几乎瞪得暴凸出来。

    殷东默了两秒,说:“他也想杀你,他想转移财产,留下你妈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的意思,顾文懂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殷东眸子一凛,朝笔记本屏幕上指了一下。在他手指地方,顾母上了楼,正鬼鬼祟祟的走过来,走到门口,也不敲门,而是贴着门偷听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