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母子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东子,来,喝茶吧。”顾母热情的招呼,白净的瓜子脸上笑眼弯弯,年近五十,笑起来犹带一抹少女般的甜美,又不失成熟女人的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外表优雅大方,令人如沐春风,就连殷东知道她私生的糜烂,也很难对她产生恶感,而且她终归是顾文的亲妈。

    殷东对她也表现出足够的尊重,双手接过她递来的热茶,尝了一口,赞道:“好茶,正宗武夷山的大红袍,香气馥郁有兰花香,香高而持久。”

    顾文心里还有火气,看什么都不爽,斜了他一眼,悻悻的说:“好什么好啊!你一个渔民,懂什么茶好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文,不要这么没礼貌。”顾母嗔道,脸上的笑意却不减。

    “没事,阿姨,我跟文子开惯了玩笑的。”殷东说着,抬脚踹了顾文一脚,笑斥:“别摆一张臭脸了,火急火燎的跑回来,看到阿姨平安无事,你心里高兴,还找什么别扭啊?”

    顾文冷哼一声,没有反驳。他知道殷东在提醒自己不要打草惊蛇,不要表现出对吴冬林的敌意,不要纠结吴冬林换了家里保镖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看在顾母眼里,她却诧异了。知子莫如母,她这儿子被宠坏了,养出一身的纨绔习性,也就是在他爸面前还稍有收敛,绝不是个听人劝的,更别说像殷东这样带训斥的意味了。

    顾母看殷东的眼神也不由得带了一丝审视,但更多的却是高兴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当妈的总是盼着儿子好的,她也不例外,不觉对殷东更热情了:“东子,今天来了就要多玩几天,不要客气,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。”

    顾文不耐烦的说:“行了,别罗哩八嗦了,我爸呢?”

    “你爸出门办事去了。”顾母含浑的说了一句,只是脸色瞬间阴沉了。

    殷东知道她是粉饰太平,当着自己的面,不好跟顾文说实话,就搁下茶杯,站起来说:“文子,我去你房间找一下我们高中毕业的毕业照,还是上楼第在三间吧?”

    在顾文开口时,顾母抢着说:“是啊,还是那间。”

    看着殷东上了楼,她压低了嗓音说:“小文,你爸不知道被哪个狐狸精迷昏了头,现在出了事,他却联系不上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了。要不是还有你吴叔撑着,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!”

    顾文并不傻,相反他非常聪明,只是纨绔了一些,就算殷东并没有说他妈一个字的坏话,可是殷东对他妈那种表面客气实际防备的态度,他是能够感应得到的。

    那么,他就在心里问了,为什么?

    还有他妈对吴冬林的态度,是不是过于……亲热了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殷东笃信他爸是躲起来了,可他爸为什么带他妈一起走,甚至一点消息都没透给她?

    细思极恐!

    哪怕这些念头都是恍神之间就掠过,又迅速被顾文压下,没敢深想,却也不由自主的对亲妈有了防备,玩味的问了句:“除经擅自作主换掉家里的保镖,吴冬林还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顾母眉头皱了起来,教训道:“你吴叔跟你爸这些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你要对他表现得尊重一点。还有,他换掉家里的保镖,也是为了我们家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顾文的纨绔性子发作,气焰嚣张的说:“吴冬林就是顾家养的一条狗,要是不能看家,要这条老狗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真是一点也不懂事!”

    顾母无奈的说完,也清楚这儿子不会听自己的,话锋一转,又说:“听你吴叔打听来的消息,顾家这次是被盯上了,麻烦很大,你爸玩失踪,应该也是知道事情太大,以顾家的人脉都压不下了,他就偷偷跑了,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了我们娘俩。”

    假如顾文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内情,肯定会被他妈这一番话说服,此时,他只冷笑着不说话,听着他妈不遗余力的吹捧吴冬林,笑意就更冷了。

    看到儿子的表情,顾母也只以为他信了自己的挑拨,接着说:“你吴叔说了,你爸既然逃了,当务之急就是要转移财产,保住顾家家业。”

    顾文心里的阴影越来越大,不自觉带着一丝讥诮问:“哦,要怎么转移财产?”

    “把顾家财产转移到妈名下,妈起诉离婚,你爸的事情就牵涉不到妈了。你吴叔托的关系是京城沈家子弟,背景很强硬,为人也很讲义气,有那位沈先生出面,把你爸名下的财产都转移到妈名下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对此,顾文只能说:“理想是美好的。”

    没出看出儿子的心里想法,顾母脸圈儿红红的说:“小文,你放心,妈一定帮你把顾家家业守好,不会让你爸败光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顾文挑了挑眉,原来爸妈不是他以为的恩爱,他妈明显对爸爸怨气很深嘛!还有,转移财产的事情,听着就不靠,他都想说一声‘妈你太天真了’,只是看着她眼里兴奋的神色,又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以为儿子听进去了,顾母慈爱的说:“你爸不管你,妈不能不管你,你从小就吃不了苦,要是由得你爸败光了家产,难道要你去朝九晚五的给别人打工吗?妈都想好了,趁这次的事情也是一个机会,妈把婚离了,财产都转移到妈名下,再让你吴叔帮着管理,你还能跟现在一样喜欢做什么,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当妈的这么宠儿子,没毛病,可是顾文听着却是一阵阵心里发冷。他忽然发现亲妈变得孙认识了,好陌生。同时,他心里那个不敢深想的猜测,渐渐在心头浮现,让他遍体生寒,几乎就要嘶吼出来。

    妈妈,背叛了爸爸,背叛了这个家!

    她跟那个吴冬林要合伙吞没顾家的财产!

    “你想得还真是深远呐!”顾文凉凉的说,眼神阴鸷,看着亲妈,犹如看蛇蝎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顾母还没有一点被儿子猜忌的觉悟,还以为儿子能由着她糊弄,展颜笑道:“妈为了你什么都能做,都敢做。要不然,等你妈养在外面的野女人登堂入室,顾家的一切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