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折节下交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林秘书的美眸眨啊眨的,一直好奇的盯着殷东,感觉他的动作并没有渔民的粗鲁,并不是个糙汉子,但仅仅这样,也并不足以让自家老板这样折节下交吧?

    在她眼里,出身不凡的老板,跟一个渔村少年这样讲话,其实是有失身份的……唔,渔村少年,咝,他看起来很年轻,可是谈吐间跟个老江湖一样,真是很有点违和感呢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看殷东的眼神就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殷东感应很敏锐,自然不会不清楚林秘书一直盯着自己,可他还得装不知道,毕竟这年头女秘书跟老板都有一些不可说的关系,所谓朋友妻不能戏,出于尊重黄司仁,他也不能关注这女人。

    黄司仁喝了一口茶,接着抱怨:“说句不该说的,要不是顾氏水产公司被查封了,这一批老鼠斑能到我手上吗?所以,你小子真不厚道啊,好歹你也要想着哥一点,哪怕分一点给我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怪我,我以茶代酒,给黄哥赔罪了。”殷东很诚恳的说着。

    黄司仁要的就是他这个态度,哈哈一笑,挥挥手说:“赔罪什么的,就不用说了,反正说个不怕文子见怪的话,现在顾氏不能收购你的渔获了,海生就是我的收购员了。以后,你们村的渔获都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听着确实不顺耳,翻了个白眼。但奇怪的是,听着黄司仁跟殷东耍嘴皮子,他的慌恐和焦燥都不翼而飞,冷静下来,像生锈的脑子也迅速运转起来,一边看着资料袋里的资料,还能琢磨他爸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殷东瞟了顾文一眼,又对黄司仁说:“你不是开酒楼的吗?这么多货,你都吃得下吗?你可不要为了关照我们,就勉强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说得黄哥就这么没用吗?你们一个村子的渔获都吃不下,哥还开个毛线的海鲜酒楼啊!”黄司仁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说完,他亲手执壶给殷东添了茶,又说:“下个月,我家老爷子八十大寿,这批老鼠斑我都不准备卖,要留着给老爷子办寿宴。兄弟,你再给整几样好东西呗,像那个锦绣龙虾,大黄鱼,有多少,老哥要多少。”

    林秘书都差点翻白眼了,说得锦绣龙虾和大黄鱼跟大白菜似的,想挖就有。

    对于黄司仁,殷东一开始印象就好,今天他又送来这么一份厚礼,殷东还真把他当兄弟了,一听他家老爷子八十大寿,就说:“没说的,就当我给老爷子准备的寿礼了,你大概是准备多少桌酒席,我给你准备点鱼虾蟹跟干贝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一听,大感兴趣的问:“你的扇贝没关多久吧,都可以卖了?”

    “黄哥,说什么卖啊,这是我给老爷子准备的寿礼。”殷东不高兴的说,等黄司仁拱手道歉之后,他才说:“我那渔场养的扇贝还不行,但是海里多的是野生的扇贝。我给你弄些品质好的,你别卖了,留着老爷子寿宴上用。”

    黄司仁笑得见牙不见眼,搓着手笑道:“那你也别弄成干贝了,直接给新鲜的,回头我先在村里修个冷库。我家老爷子八十大寿,没准备大张旗鼓的搞,就准备办个百八十桌,你就按一百桌给我备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行。”没准备大张旗鼓的搞,就要办百八十桌,那要是大张旗鼓的搞,不是要千儿八百桌了?

    殷东摇头,不过他既然答应了,当然要办到:“行,我就按一百桌准备吧。那我们先走了,黄哥,你也是大忙人,我们就不耽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跟文子先走吧,我再跟海生交待一下,你们守着宝山讨饭,我实在都看不下去了。”黄司仁笑眯眯的说。

    殷东懂了他的意思,这是要在大湾村搞点什么项目了,顿时大喜,拍了一下王海生的肩膀说:“好好听黄哥的教诲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便唠叨,别说什么教诲了。”黄司仁摆摆手笑道,笑得很谦虚。

    等到殷东两人走了以后,黄司仁对王海生耳提面命说了快一个小时,才把听得晕晕乎乎的王海生放走了,随后惬意的端起茶轻啜了一口,一时兴起,还哼起了京剧:“枪挑了汉营数员上将,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,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账……”

    林秘书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黄司仁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林秘书好奇的问:“黄总对那个殷东似乎特别的客气啊,他不就是一个渔民吗?”

    哈哈一笑,黄司仁的手伸到了林秘书脸上,轻捏了两下,笑容微沉,神情有些意味不明的说道:“这个人,我看不透。”

    林秘书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太年轻了,却没有少年的轻狂,像个老江湖……”沉吟了一下,黄司仁说:“最重要的是,李明对他服气了。呵呵,从小到大,能让李明吃鳖的人可不多,我真没看到几个,所以,我觉得这人有交好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林秘书更不懂了,甚至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他刚才进来,除了你说到顾浚的事,他看过你,后来一直连眼角余光都没瞟过来,顾文跟王海生都偷看过你好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黄总!”林秘书嗔道,娇美如花的脸上飞上红霞,真是艳若桃李,媚意撩人。

    黄司仁笑着看了她一眼,手上不规矩起来,可是眼神却仍是意味不明,过了半晌,低声说:“我还真是期待了,他送的好品质扇贝究竟有多好呢!”

    林秘书撇撇嘴,跟着一个开连锁海酒楼的老板,再好的海鲜都吃腻了,她还真不觉得扇贝有什么好期待了,自家老总似乎有些魔怔了吧?唔,那个叫殷东的渔民说不定是个搞传销的,给人洗脑的水平挺高的。

    殷东还不知道在这女人眼里,他都成搞传销的了,此刻他正跟着顾文去顾家。

    顾文虽然这时候也觉得他爸自己躲起来的可能性很大,觉得应该按他爸的安排,躲在殷东家隔岸观火,可他终究还是担心,担心家里,还担心他妈。

    这时候殷东肯定不能说你妈不会有威胁,她现在跟吴冬林早就睡一个被窝了,就不说顾文会不会跟他友尽,他也不忍心这样往顾文心上捅刀子,就只能陪着顾文回家看一看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