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橄榄枝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顾文脸上的笑意淡去,望向黄司仁,手下意识的攥紧了筷子,用力太大,“咔嚓”一声直接攥断了。

    这反应有些过激了,殷东摇摇头,说:“文子,我家筷子就剩这么多了,你想吃手抓饭了吗?”

    声音入耳,顾文也警醒了,朝李明和黄司仁迅速瞟了一眼,又让殷东叹息,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,不过算了,那两人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,想瞒过他们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李明和黄司仁见了顾文的反应,就在暗自寻思,恐怕顾家是真出了事。他们都是心有城府的人,表面上并不露出异常,李明低头吃自己的面,而黄司仁也不卖关子,直截了当的说:“我听到风声,说有人举报,六年前疑似江湖寻仇的龙门楼屠门惨案,跟顾氏有关,让你爸提防着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黄司仁观察到顾文并不意外的样子,心下了然,原来顾家有了防备,自己这算是马后炮了。不过,就算是马后炮,相信这根橄榄枝也递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顾文满脸感激的说:“谢谢黄叔提醒,我等下就跟我爸说。”

    “别谢了,我们各交各的,你也别喊黄叔了,跟东子兄弟一样喊黄哥得了。”黄司仁摸着肚子站起来,笑道:“我得抓紧时间把鱼拉回去,回头等东子兄弟的房子盖好了,我再来给你庆贺乔迁之喜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胖子,殷东感觉不错,笑得很真诚:“黄哥客气了,有空就来村里玩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黄司仁之后,他一转头,看到李明古怪的望着自己,不由心里毛毛的:“老李,你这是个什么眼神啊?”

    李明纳闷的问:“你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啊?一般我跟黄世仁这个奸商出去,别人都防着这个奸商,对我的观感就非常好。在你这里,偏偏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失笑道:“你也不想想,你一来大湾村干了什么事儿?说实话,我到现在还得防着你背地里使什么阴招儿呢。奸商,无非是求财,不会害命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殷东脸上的笑容敛去了,变得阴沉。

    李明哑然。

    他知道殷东指的是王海潮死了,可自己的老师也一样尸骨无存,可殷东就一口咬死了王海潮是被他老师害了……呃,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?

    比如,殷东有老师害死王海潮的证据,甚至是亲眼目睹了那一幕?

    这个想法让李明悚然生惊,却又挥之不去。然后,他不由自主的想,要是这个想法是真的,那岂不是代表老师跟王海潮死于灰岛的灰雾中时,殷东也上了灰岛?

    换言之,殷东进了灰雾笼罩的灰岛,还能全身而退,这是一个多可惊人的事?

    转念一想,李明又觉得自己想多了。自从三十多年前科考船进入灰岛的范围失踪后,国家一直没有停止对灰岛诡异力量的研究,也有古武者参与研究,无一例外都证明了那种诡异的力量非人力所能抗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明又不禁怅然,闷闷不乐的走了。

    殷东也没理他,给小宝洗洗扔床上了,他再出来收拾厨房。这时候顾文跟他爸也聊完了电话,感觉家里有危机,而自己却帮不上忙,心情烦燥,一拳头砸在木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木桌是我家的传家宝,我还准备一代一代传下去的,你别给我砸坏了。”殷东说着,把扫帚塞给了顾文说:“闲得无聊,就扫地。”

    顾大少爷什么时候干过这种粗活啊,就连上小学做值日,都是掏钱让同学干的,看着扫帚呆了两秒,他动作笨拙的扫了起来。

    殷东交待顾文照看小宝,自己又去前面海湾里的海底修炼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日子,殷东晚上都在海底修炼,直接替代了睡觉,顾文抱怨说:“我都成兼职奶爸,每晚这小子要拉屎拉尿了,都要鬼哭狼嚎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道:“家里就一张床了,那要不换你晚上到海底修炼?”

    晚上一个人浸泡在海水里,那画面只用想的,都让顾文后背发凉,猛的摇头:“我怕有水鬼缠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我都把床位让给你了,你还有啥可抱怨的?”殷东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,然后把熬好的扇贝粥端到院子里喂给小宝吃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才哥出海时,就会把殷东他们捎到渔场去,至于殷东家的舰板直接留在渔场了,殷东每天会在渔场钓一些野生鱼,再拣一些野生扇贝回来。给小宝熬粥的时候,添加一些鱼肉贝肉,这小子可喜欢喝了,现在都不喝牛奶了。

    闻到粥的香味,坐在圈椅里的小宝立马转过头来,咧着直流口水的嘴,欢喜的叫了起来:“吃……粥!”

    “给不给大金和小松鼠吃?”殷东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原本趴在圈椅旁懒洋洋晒太阳的大金,还有树上的小松鼠,都围了过来。它们也喜欢吃这种添加了野生扇贝和鱼肉的粥,只要到了饭点,这俩货都会准时出现。

    小宝也不爱吃独食,很大方的一挥小爪子,说:“给!”

    大金“汪”的叫了一声,而小松鼠则跳到圈椅上,用蓬松的大尾巴在小宝身上扫了扫,有种哈巴狗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殷东摇头失笑,让顾文给大金和小松鼠的饭盆里各倒了一些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明又进来了,看到大金跟小松鼠都在吃粥,顿时凌乱了:“狗就算了,你家的松鼠也喝粥?”

    顾文粗线条的说:松鼠小时候吃不了坚果,不都是要喂碎面包加牛奶吗?它怎么不能吃粥呢?这粥味道挺好啊,老李,你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这话好有道理啊,李明感觉完全无法反驳。他吸了吸鼻子,感觉空气中粥香味太诱人了,果然说了句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小宝不乐意了:“不好!”

    看这小子腮帮子鼓鼓的,跟小仓鼠似的,样子萌翻了,李明故意逗他,一把拿过粥碗说:“不给,那我就抢了,我要抢小宝的粥吃。”

    “金,咬!”

    小宝怒了,小爪子一拍圈椅,“砰”一声响,让殷东都替他肉疼。

    而大金一听,低呜两声,吡着白森森的牙,冲着李明一个扑跃,直接把李明扑倒地上,粥碗也掉地上了,粥洒了满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