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找事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到刘神仙的声音,殷东转身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道:“别乱喊,你就算是喊祖宗,该收的债,我也一定会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那一眼冷得让刘神仙后背发寒,竟然吓住,没敢再吭声。

    看殷东威胁刘神仙,王三叔顿时就拧起眉头,很不爽的斥问:“殷东,你啥意思?你非要找事是不?刘神仙是我们王家请来的,你敢威胁他,是不把我们王家放在眼里了?”

    殷东看了一眼王三叔,没有直接发火,只问:“你哪只耳朵听到我在威胁这个骗子了?我只是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王三叔在县城当厨师,一把年纪了还赶时髦,把头发染成黄毛,平时就爱喝酒闹事,好勇斗狠,回到大湾村,更是觉得腰杆子硬,捋袖子喊道:“你小子还反了啊!殷东,听说你最近赚了俩钱,现在狂得不知姓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他这话还真刺激了殷东,可殷东不怒反笑了,他知道王三叔为人不着调,可没想到这货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混不吝,连好赖香臭都不分了。

    “我姓什么跟你没半毛钱的关系,而且我跟这骗子的过节,也跟你没关系。当然,你愿意受骗上当,也跟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殷东懒得再浪费口舌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王三叔不屑的看着殷东走远的背影,对着刘神仙说:“刘神仙,你不用怕他,大湾村是我们王家的大湾村,姓殷的这种杂姓还翻不起风浪来。”

    身为小辈没什么发言权的王海波,是王海潮的亲二弟,听到三叔的话,脸都黑透了,愤然质问:“三叔,你搞清楚重点了吗?殷东说了,这个姓刘的是骗子,他看风水根本就不准,怎么还能让他给大哥选墓地?”

    刘神仙脸皮一抖,几乎都要夺路而逃了,下一刻,他抬起的脚尖又落了回去。

    王三叔手戮着侄子的脑门,大声骂道:“海生被殷东那小子洗脑了,你脑子也不清楚了吗?殷东那小子家破人亡,老婆都不知道跟谁跑了,还不就是因为他爸妈坟地风水不好,冲了他,所以,他才会这么倒霉。这正说明刘神仙水平高啊!”

    王海波摸着被三叔当烂木头敲的脑门,觉得有哪里不对,可他一向嘴笨,说不过三叔,只能拿眼神向其他人求救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除了刘神仙,都是大湾村的人,而且都是王家一族的人,大家都没有替殷东打抱不平的意思,倒是听着王三叔的话,觉得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“海波,你三叔的话有道理啊,你不要冒傻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只要刘神仙能给你大哥选个风水宝地,不仅他的后人有利,以后你们兄弟也是一样能占光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海波,你就不要管别人家的事了,眼下最要紧的是给你哥选个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见大家都支持自己,王三叔更大力的敲了王海波一记,骂道:“别人家的闲事不许管,等下回家了也不要提殷东家这破事儿,你大哥的死,跟他本来就脱不了干系,办丧事也不要请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些亏心了,可是胳膊肘都是朝内拐的,王家人都觉得林教授本来是住在殷东家的,后来被殷东推到了村长家住,王海潮才会死的。要不是殷东给王海潮争了十倍的赔偿款,王家一些性子偏激的人肯定得找殷东撒气。

    所以,王三叔的话说出来,也就没人反对,还觉得很在理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就连王海波虽然觉得三叔的话不对,却也不好再说什么,现在村里不少人怀疑他会不会跟殷海文一样,谋夺亲哥的赔偿款呢。要是他在这时候帮殷东说话,被三叔骂是小事,被人怀疑别的居心,他可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刘神仙转了转眼珠子,差点大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担心王家人会把他当骗子打个半死先,却不料还有王三叔这种蠢货,自动脑补给他找了理由。所以,他也有点后悔刚才不该喊殷东试图解释的,真是失策了,幸好王家人比较蠢!

    他装出一幅世外高人的派头,叹道:“我看那个殷东可怜,原本还想指点他两句,让他迁坟,没想到他这么不识好歹,唉。”

    “刘神仙,对这种不知好歹的东西,您就不用管他死活了。”王三叔忙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附和,意见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殷东这段时间运气太好了,这还是父母的坟风水不好,真要是迁了个风水宝地,那不得上天啊,恐怕整个大湾村的气运都让他一个人霸占了!

    众人心里藏着差不多的小心思,很有默契的开始排挤殷东,就算殷东出于礼节,去王家的灵堂吊唁,也让王三叔直接给挡了,连大门都没让他进。

    “你害死了海潮,还想来找事吗?”

    王三叔站在大门外,挡住了殷东的去路,还冲着屋里喊:“有找事的来了!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喊,呼啦啦的跑来好几个人,有本村的,也有外村来的亲戚。本村认识殷东的人还没说啥,外村几个长得粗壮的汉子就叫嚣起来了,其中有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还开始晃拳头要揍人。

    “三舅,是这个兔崽子来找事吗?”

    这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喊了一嗓子,殷东就记起来这货是王海生大姑的儿子铁牛,小时候没少来大湾村玩,傻乎乎的没少被王海生跟他捉弄,后来听说到工地搬砖去了。

    铁牛跟王海潮关系很好,他老婆的大姨就是王海潮的丈母娘,他跟王海潮的关系就更近了一层,听说王海潮死了,他连夜赶了回来,眼里布满的血丝,这时瞪大了眼睛,看上去格外凶残。

    他看到殷东,只觉得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上,抡拳就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殷东不想跟这个二愣子较劲儿,毕竟王家在办丧事,真要打起来,不管他有理没理都说不过去,侧身退开,让铁牛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“够了,铁牛,我不想在海潮哥的葬礼上闹事!”殷东喝道。

    旁边王三叔冷笑道:“殷东,你还有脸说不是来闹事的?不闹事,你来干嘛?你害死了海潮,你还有脸来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