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补偿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凌厉的目光扫过今天新来的这些人,众皆默然。

    他接着又说:“但要是林教授私人的原因,那我们强烈要求必须公开真相,必须由法院公开公正的判决。否则,我们不知道还会有多少诸如林教授这样的人,会来害死我们大湾村的人!”

    苏队长皱眉道:“你不要危言悚听。”

    殷东冷冷的说:“我爸妈去年死了,也是因为灰岛,尸骨无存。现在,我怀疑他们也是被诸如林教授之类的,心怀叵测之人害死。所以,我准备报案,并向网络上征集线索。”

    苏队长微微一愕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茬。

    县委办来的人忙说:“灰岛的情况特殊,不能对外宣扬,必须保密。殷东,你不要节外生枝了,我们今天来是要解决王海潮的补偿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们商量吧,给一个能让我们满意的结果,就行。”殷东说,语气平淡,却强硬之极。言外之意,就是你们给不出一个让我们满意的结果,这事儿就不算完。

    “研究所不能接这个锅,林教授不是因为所里的科研项目来大湾村的。”

    “海大也不清楚林教授为什么来大湾村。”

    海洋研究所和海大来的代表,立马相继表明态度,不想沾上林教授的事。

    最后是几方商议,再向上面请示,决定给了王海潮补偿五十万元补偿,钱由林教授的亲人与学生们现场凑了,打入镇里的财政帐户,再由镇里出面给出补偿金。

    这等于是明确了责任在林教授,殷东没有异议,村长更不会有意见了,本来他都以为儿子死了还要背上一个谋害林教授的名声,现在情况逆转,儿子不承担责任,还能拿到这么大一笔补偿款,都是意外之喜了。

    等苏队长那些人都走了以后,村长冲殷东深鞠一躬,老泪横流的说:“东子,你海潮哥的这事,亏得有你啊!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见外了,村长叔,您老也要节哀,家里还有那么多事要安排呢。”殷东扶起了村长,冲王海生说:“赶紧把你爸扶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慌忙答应了,过来搀着他爸往家走,出门时,还回头看了一眼,总感觉这一刻的殷东,看着有些不真实了,东子只是去县里多读了三年高中,就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他可是记得,在他去感殷东来之前,李正那些人气焰是有多嚣张,连镇长和县委办的人都被他们一通指责,他爸这个村长更是被训得跟狗一样,而且李正那些人一开始是打算拿五万块钱了结这件事的,他爸顶着压力没答应,让他去找东子来。

    王海生不由唏嘘:“爸,当年你拿扁担抽,也该把我赶去学校的。东子读了书,脑子就是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村长那么难受的心情,都差点气乐了,照着小儿子一顿暴打:“你个死小子还有脸说,让你读书,你去摸鱼,屁本事没学会。老子真有事了,自己儿子一个也指望不上,还得指望东子。”

    村里人听着父子俩的对话,看随着走出来的殷东,神情都变得异样,透着尊重,甚至是敬畏了。

    殷东平静的走了回去,很低调,浑然没在意村里人对他的看法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甚至村民们都自发到他家来帮忙,建厂房的进度都加快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他嫌吵,带着小宝来到前面海湾,在舰板上晒太阳,顺便炼化吃的鱼蟹蕴含的灵气。

    顾文闲不住,在村里闲逛了一圈,跑回来说:“东子,你现在都快封神了,我觉得要是有人号召给你建个神庙,肯定一呼百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滚蛋!”殷东笑骂道。

    小宝鹦鹉学舌,小爪子指着顾文,坏笑道:“滚!”

    “找揍是不?”顾文跳到舰板上,扯起小宝,给他小屁股上来了一巴掌。接着又曝他听来的八卦:“听说银河集团在撤资了。村里有人从镇上回来,说是听到银河集团法律顾问亲口说的,那胖子很嚣张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秋县长需要考虑的事情,我们小老百姓管不了国家大事。”殷东看了顾文一眼,问道:“你吃那么多鱼蟹,不抓紧时间修炼,真是白给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顾文顿时瞪大了眼睛:“我靠,你没告诉我啊!”

    小宝爬到他爸腿上,冲着顾文坏笑道:“猪!”

    “老子现在没空收拾你!”顾文瞪了小宝一眼,赶紧摆出修炼姿势,运转心法。

    殷东能感觉到顾文身周无形的气流漩涡,自信心略有点受摧残。想他前世在老骗子师父的棍棒教育下,过了好长时间,才能摆出正确的修炼姿势,这小子只看他做了个示范,就可以摆出教科书级别的规范动作。

    小宝鬼鬼祟祟的爬过去,举起小拳头,朝顾文肚子砸过去,被殷东一把拖过来,笑骂道:“小坏蛋,不许捣乱。”

    小宝扭头看着他爸,撇了撇小嘴儿,愤愤然说:“屁屁……打!”说到打的时候,他还照着自己小屁股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殷东明白,这小子是在告状,说顾文打了他屁股呢。

    抱起小宝狠狠亲了一口,殷东低笑道:“我们去找小螃蟹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宝的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了,连连点头,跟小鸡啄米一样。

    殷东抱着小宝,在礁石上跳跃,来到近岸的斜坡上,把小宝放在沙子地上,让他自己抓梭子蟹玩。

    小宝被梭子蟹钳夹了一下,也不哭,粗暴的直接一拳上砸下去,小梭子蟹直接被砸烂了。他把小爪子在沙子上蹭了蹭,继续抓另一只刚爬过来的小梭子蟹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土匪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并不是殷东说的,而是王海生。他一来就看到小宝砸死小梭子蟹的一幕,不由咋舌。

    殷东问:“你怎么来了?海潮哥的事,现在还不准备办?”

    “在搭灵堂了,我郁闷,出来躲一躲风头。”王海生看殷东不明所以,苦笑了一下,说他家因为王海潮的补偿款在闹腾。

    那天他曾在家放过话,说要跟殷海文学习,等哥哥嫂子们都死了,他把抚恤金都抢过来,不给侄儿侄女。现在他大嫂以这个为理由,要求把王海潮的补偿款给她。

    “你嘴欠啊,干嘛说那种话?”殷东也是无语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