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追究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不厚道的笑了:“不能怪大金,是小宝觉得你这么大人了,不应该赖床,这坏习惯得改。”

    小宝也跟着笑,笑容跟他爸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顾文瞅了眼这对无良父子,泄气的说:“算老子怕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了,小宝是觉得有好吃的,怕你错过了。”殷东笑道。

    本来顾文是不信的,等上了饭桌,挟一筷子滑鱼片入口,顿时惊叫:“我靠,太好吃了,东子,你手艺精进了啊!”

    “叫个屁啊!”殷东没好气的骂了一句,给小宝的小碗里也放了一块滑鱼片,又给兰子碗里也拨了几块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顾文己经吃了半盘滑鱼片,又抓了一个海蟹。电话响了,他也懒得去接,还是殷东把电话拿过来一看号码,是顾文他爸,赶紧接了:“顾叔,找文子有事?”

    “那死小子在干什么?我昨晚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,今天早上,听说大湾村出事了,跟这死小子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听到顾叔急切的声音,殷东忙说:“没事,出事的是两人有一个是我们村的人,还有一个是海洋研究所一个返聘的教授,文子昨天跟我出海,有些地方是信号盲区,他没接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在干什么?”顾浚没好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在旁边,我让他自己跟您说。”殷东说着,把电话塞给了顾文。

    “爸,我很好,吃得好,睡得好,您不用挂念。我跟东子合伙搞了个渔场,昨天我们送扇贝苗去了。你要是……忙完了,就过来度个假吧。”

    终归是担心他爸,顾文试探着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老子挂念你个屁!”顾浚骂了一声,话锋一转,又说:“既然搞了个渔场,就好好做,不要想回县里来鬼混!”

    顾文不死心的问:“你真不来度个假?”

    “度什么假!”顾浚吼了一声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意思是顾氏的危机并没有解除,顾文顿时觉得鲜美的鱼蟹都索然无味了,有些发愁的说:“东子,万一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乌鸦嘴了!”殷东打断了他的话头,给了一记眼刀,低声说:“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把桌上的饭菜扫荡一空后,殷东又舀了一碗粥,喂给小宝吃。

    小松鼠和大金都围了过来,眼巴巴的看着。顾文拿牙签剔着牙,闲闲的说:“这俩畜牲不会是也想喝粥吧?”

    “连畜牲都知道粥喝了有好处,某个蠢货吃了鱼蟹,还傻坐着。”殷东白了他一眼,给小松鼠和大金各舀了一些粥,又问兰子:“想不想喝粥?”

    兰子按了按溜圆的肚子,诚实的说:“想吃,肚肚装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大笑,让顾文把兰子送回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顾文回来了,说道:“来了很多人在你们村委会,估计是处理那个王海潮的事情,你不去看看?”

    殷东摇头,昨天把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,村长不傻,应该会替自己儿子争取权益,他就没必要去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不过,殷东不想去凑热闹,村长却让王海生来喊他了。

    “东子,快,去村委会,我爸让你赶紧去,十万火急。”王海生风风火火的冲进来,一把夺过殷东手里的碗,塞到顾文手里,说:“你来喂小宝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拽着殷东就跑了。

    今天来的人,除了昨天见过的一些人,比如苏队长跟镇长等人,还有海洋研究所和海大的人,以及林教授的亲人和几个学生。

    殷东进去时,正好是林教授一个叫李明的学生,语气傲慢的说:“出于人道主义精神,我们私人资助你们一笔钱,并不追究王海潮的责任。但是你们要签署一份保密协议!”

    殷东一听就火了,强硬的说:“那就等警方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,等法院判决吧。我们村都是文盲,讲不来什么大义跟什么精神,我们就认个死理,我们就只知道王海潮要不是因为林教授,还活着,他家里也不会折了这根顶梁柱!”

    李明推了推金边眼镜,嫌恶的问:“你是谁,胡乱插什么话?”

    村长的老脸上闪过如释重负的神情,忙说:“他是我们村的殷东,他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。东子,你来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就连镇长也摸了摸鼻子,眼里隐隐的有些笑意。他也看不懂林教授的那些学生跟亲戚,一来就拽得跟什么似的,大帽子一顶一顶的扣,按他那个说法,白山镇也摊上了大事。

    李明傲气凌人的说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去法院告状,县里告不了,去省里,省里告不了,去最高院。我相信在我们这个国家,总有一个地方能让我们渔民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穷山恶水出刁民!”

    “穷山恶水,跟你就不在一个国家的天空下了?真是搞不懂你的优越感从何而来?站在大湾村,公然说我大湾村的人是刁民,你是哪里来的底气?”殷东说着,身形一晃,冲到李明跟前,一拳头砸在他的金边镜框上。

    眼镜片碎掉,李明惨叫一声,捂着眼镜嚎叫:“我的眼睛瞎了!”

    “别鬼叫了!我要是动真格的,一拳头就打死你!”

    殷东凌厉的吼道,一拳头砸在桌子,把那张厚梨木板的老办公桌砸了一个角,顿时让李明的嚎叫声戛然而止,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,惊恐的叫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镇长也赶紧说:“殷东,有事说事,不要动手。”

    殷东悍然道:“王海潮的命,不能不明不白的送掉,我们要真相!我们要知道林教授是因为什么害死了王海潮!我们不要人道主义精神的资助,我们要赔偿!”

    苏队长“咳咳”清了清嗓子,开口说道:“殷东,不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激动吗?我们村死了人,还忒么成了刁民,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!资助,我资助他大爷的,打发叫花子吗?我呸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殷东啐了一口唾沫,强势的说:“这个锅究竟谁接?如果是研究所认可,林教授来大湾村搞什么研究项目的,那没说的,王海潮也算是跟着林教授因公牺牲,事关国家机密,其死亡原因,我们村不追究,只要研究所给予相应的补偿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