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 承包海域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把小宝扔给顾文带,吃饭让他们去才嫂家,殷东去县里跑办扇贝养殖场的手续,以那个灵穴所在海域的礁石带为中心,买了三十平方公里海域,还圈了两个无名小岛进来,在最外围的岛上能遥遥看到那个出现灰雾的岛了。

    现在国内鼓励渔民承包海域办养殖场,手续也挺简单的,到县海洋与渔业局提交申请。收费根据海域位置与水资源环境标准不同,就殷东申请的那片海域离海岸有点远了,每亩二十元,有七十年的使用权。

    直接拿顾文的那张卡刷了承包费,殷东手续办完以后,他跟负责接待的老陈同志打听那一带海域的情况,旁敲侧击,竟然给他问出海洋局有关于灰雾的记载。

    出现灰雾的小岛附近是信号盲区,在县海洋与渔业局的档案里就有记载,那个小岛也被命名为叫灰岛。老陈还神神秘秘的说,大概是三十二年还是三十三年前,国家一艘科考船进入灰雾,就再也没出现过,据船上人最后一次联系家人的时候,就说是看到一艘幽灵船,

    “那一带海域没有信号啊,他是怎么跟家人联系的?”殷东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科考船啊,船上设备就算是三十年前也不是你的小渔船能比的,你管他是怎么跟家人联系的,反正他当时说岛上灰雾快弥漫到船上了,话没说完,信号就断了。”

    老陈说得活灵活现,就像是他亲自接的那个电话一样,然后捧着他的大茶缸子,啜了口凉了的茶,看小怪物一样看着殷东,说道:“给个良心建议,你们村离岸不远的地方,有几个小岛,承包那一带的海域搞养殖更适合,要不要换一换?”

    殷东当然不肯换,那才是风水宝地,要不是国家不让私人买断,他都想买下来当老殷家祖地,以后代代相传了。

    当然,真实的理由不能摆到明面上说,他摆摆手,嘿嘿笑道:“算了,那是我们村拉大投资项目的宝地,得留着。跟您老说实话,我弄的这个项目,是坑我同学的压岁钱,算是劫富济贫了,反正在那鬼地方养扇贝,望天收也总能收一些,”

    “这压岁钱有点多啊,还只是承包费都交了几百万,这还是小头,花钱的大头还是建起养殖场。你同学真有钱。”老陈咋舌道。

    “您这就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吧,对人家来说,这就是小钱。昨晚我同学就把银行卡甩给我,说要换了硬币砸死我呢。”殷东笑了笑,又伸了个懒腰说:“所以,趁他早上还在我家睡懒觉,我先来把承包海域的手续办了,接下来他再弄钱搞养殖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他今天直接用砖头把你砸稀巴烂了,好几百万就扔水里了,他也是交友不慎。”老陈摇头,现在小年青胆子都忒大了,什么钱都敢拿了花掉。

    殷东当没听到,又把话题扯了回去:“那个科考船怎么会跑到我们那一带去?最后一个联系家人的船员是谁?”

    老陈还真知道,说:“科考船去调查灰雾里的大海船,那艘船又被称为幽灵船,其实白山镇当地就有幽灵船的传说,幽灵船的出现就伴随着那种诡异的灰雾,凡是进了灰雾的船和人都诡异的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我是土生土长的白山镇大湾村人,我怎么没听过这种传说?”殷东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点?那些传说都是建国以前流传的,后来不是扫除迷信嘛,幽灵船的传说就没人说了,现在除了一些老辈的,谁还记得幽灵船。科考船消失在灰雾里那次,也是上面压下来了,不能宣扬,要不是你承包了那附近的海域,我都不会给你透露这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老陈说到这里,又郑重其事的叮嘱:“你小子是个胆上长毛的,但是那个有灰雾的小岛,你还真不要接近,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老了。”殷东笑道,心里不以为然,下回看到灰雾,他指不定就会冲进去,搞清楚究竟是有什么在吸引他。停了下,他又问:“您老还没说,最后一个联系家人的船员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姓林,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听说他妈赶到白山镇,在那个小岛上住了十天,不吃不喝的,差点死了,最后被他爸强行带走了。唉,可怜呐。小伙子,你可真别冒失了,要不然进了灰雾,就尸骨无存,你妈也得哭死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老陈是一番好意,殷东也接不下这话头了,他不想说自己爸妈都死了,死在海里,尸骨无存。他苦笑了一下,心里忽然一动,发现自己一直忽略了一件事,他爸妈船毁人亡,为什么领的是抚恤金?

    前不久新闻里报道,因为风浪太大,一些渔民船毁人亡,有当地*、海洋与渔业局和村委会给的抚恤金,合起来有几千块。

    如果他爸妈买了保险,保险公司支付的也是赔偿金,不是叫抚恤金,难道是村里人口误?

    再不然就是渔船不是自家买的,而是另有船主,他爸妈只是给人打工,抚恤金是船主支付的!

    殷东心里突然乱糟糟的,也没兴趣跟老陈聊了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回到村子里,殷东直接去找村长打听,却听村长很肯定的说:“就是保险公司的赔偿,要不然能有那么多钱吗?我们习惯说是抚恤金。你小子怎么突然想到问起这个?”

    “随便问问,我就觉得村里太大方了,竟然给我爸妈那么多抚恤金,考虑要给村里弄个锦旗了。”殷东随口扯道。

    “村里都快穷死了,就等你小子拉投资来呢。”村长说完,又问:“你那个姓顾的同学昨晚又来了,是不是他爸投资的事情有眉目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殷东很干脆的说,看村长脸色一下子黯了,笑笑又说:“那小子休学了来创业了,我刚用他卡里的钱去县里承包了一块海域,打算搞个养殖场呢。就是离村子远了点,在灰岛那边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语调轻松,眼睛却盯着村长,果然发现村长神色一遍,心道村长果然也知道灰雾有古怪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