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证据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也就是挤兑几句,也没想跟杨村长翻脸,毕竟接下来的事情,还得要杨村长配合才能没什么后患的解决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道:“那行,我就摊开来说吧。我表姐一胎生了三个女儿,她男人和公婆,听你们村那个*的话,要把她女儿卖掉。她连孩子面也见不着了,被逼回了娘家,绝望得要跟我姨婆一起跳海自杀。我们村里不能看着她们被逼死,我们哥几个就来帮我表姐把孩子接回去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杨村长脸都黑了,四弟家的破事儿,他当然听说了,只是懒得管。尤其他兄弟多,侄子也多,四弟家那个侄儿游手好闲,还跟*搞到一起,他都不想答理。可是现在大湾村明显是要把事情搞大啊,真要是闹开了,他这个村长都得被撸了。

    在杨村长张口欲言时,殷东接着说:“还有我觉得杨村出了人贩子的事情,我有义务向派出所举报,所以,就报了个案。杨村长如果不想包庇你亲侄子搞上的那个*,最好配合警方取证。”

    杨村长想骂娘了,什么叫不想包庇,就配合,草泥大爷的,*来查案子,该怎么查就怎么查,关他屁事啊?这小子真忒么阴坏,还故意说是他亲侄子搞上的那个*,他没沾羊肉都要惹一身骚了!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配合吗?”杨村长咬着牙根说完,压了压火气,想着还是不要得罪殷东,还费力的挤出一点笑容,说道:“殷东,你小子不用挤兑我了吧?从你表姐这里论起,你得喊我一声叔呢。”

    就不说大湾村的人听得瞠目结舌了,我勒个去,事情还可以这么办啊?罗队长他们也惊讶不己,殷东这小子的一张嘴太厉害了,简直就是唇枪舌剑嘛!

    这一带渔村民风彪悍,罗队长他们平时到村里查个案子,没少被村里人刁难。这杨村他们以前也来过,杨村长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好说话,时不时的还会拿镇长来压一压他们,现在他这是转性子了?

    殷东不知道别人怎么想,反正他对杨村长的态度表示满意,笑得真诚了一些,又道:“那是,就算我表姐带孩子回了大湾村,孩子也是杨家血脉,孩子们长大了,见了您也得喊一声大爷爷。”

    杨村长皱了皱眉头,看向王海娟,沉声问道:“你真打算带孩子回娘家?”

    王海娟平时在这位大伯面前都不敢说话,现在还是有些紧张,不过她看了殷东一眼,鼓起勇气说:“大伯,我要离婚,带孩子回娘家,我能养活她们。”

    看她一脸坚决的样子,再想想自家那个不成器的侄儿,把她们娘俩留在村里,他侄子保不准又要出什么夭蛾子,走了也省心,杨村长也就没了劝和的心思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殷东,杨村长黑着脸说:“杨家血脉,就算去了大湾村,杨家也要出抚养费。”

    杨村长能表这个态,真是让大湾村的人意外,当然也挺高兴,尤其是王海娟更是喜出忘外,感激不尽的对他深鞠了一躬,哽咽道:“谢谢大伯,我替孩子们谢谢您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这样,杨村长忽然心里也有些感慨了,恨不得把那个不成器的侄子暴打一顿,对那个*更是痛恨,心里发狠就算这一次*查不出证据,他也要狠狠收拾那贱货,不能让那贱货留在村里了。

    有杨村长全力配合,事情解决起来就简单了。他直接到村委会用大喇叭把全村人召集起来,还要求他把村里所有孩子都带上,一个也不许少。

    杨村长在村里一向霸道,所以,大家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也都拖家带口的到村委会前的空场上集合了,王海娟的公公婆婆也把藏起来的孙女们带去,但是只有两个。而王海娟的男人空着手,是跟他勾搭的那个梅*并肩走来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在村委会办公室里的王海娟泪流满面的喊,没喊完,就被殷东语气严厉的喝止:“别吵,让杨村长问清楚孩子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一个孙女呢?”

    杨村长这时心里打了一个喀噔,知道事情真要闹大了。他黑着脸走到四弟夫妻俩跟前,压着火气问了一声,看他们目光闪躲,哪还不知道他们是真的卖掉了一个孙女儿。

    杨老四心虚的说:“家里没钱,你侄儿媳妇生孩子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,都快揭不开锅了,三个赔钱货养不起,送了一个给别人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猪脑子!”杨村长气急败坏的大骂一声,当众狠狠抽了四弟一耳光,把两个侄孙女儿劈手夺过来,吼道:“*在村委会里等着,你们都给老子滚进去,把事情交待清楚!记住,你们孙女卖给了谁,是被哄得你们卖孙女儿的,都给*说清楚,老子不想给你们一家子送牢饭!”

    “我们卖自己的孙女,*管得着吗?”杨老四梗着脖子吼道,气得他哥一脚把他给踹飞了出去,又被旁边人扯住,把他们夫妻,连同他儿子跟梅*一起扭送进了村委会。

    杨村长把俩孩子也抱进去给了王海娟,就听他侄子冲着王海娟吼:“你个贱货,你生了三个赔钱货,还敢报警来抓我,老子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草泥大爷的,老子看你能弄死谁?”杨村长气得七窍生烟,这个侄子真是没救了,守着*就敢叫嚣要弄死自己老婆,这是寿星公吃砒霜活腻歪了!

    假如说,此前王海娟对婚姻还有一丝幻想,还因为想给孩子们一个圆满的家,还对这个男人抱有一分期待,现在看着他那张扭曲变形的丑陋嘴脸,她也彻底冷了心,不再留恋。

    她没再看这个男人,抱紧了两个女儿,想着另一个下落不知的女儿,泪水涟涟的对殷东问:“东子,小三被他们卖了,还能找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能!”殷东坚定的说。前一世,他丢了儿子,那一种痛苦煎熬的心情,时至今日回想起来依旧是铭心刻骨。对王海娟就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对她的遭遇也是感同身受,看她男人还在叫嚣,上前就是一拳砸在他脸上,鼻梁骨“喀嚓”断了,鼻血狂飙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