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 讨公道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王海娟身子颤抖起来,难以置信的问:“可以把孩子从杨家带回来?”

    殷东脸色平淡,语气却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:“只要你想,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也拍着胸脯说:“娟子姐,你表个态,我们就去杨家把孩子抢回来。以后,孩子在大湾村肯定是安全的,杨家绝对不敢来找茬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要离婚,把孩子都带回来,三个全都带回来!”王海娟攥着拳头说完,听到奶奶叹了口气,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坚定的说:“奶奶,您可以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,我就能把我的三个女儿养大,就算是要饭,我也要把孩子都带着。”

    “也用不着去要饭那么惨,我记得你中专是幼师专业的,先在村里开个幼教班嘛。现在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,我们渔村的孩子也得加强学前教育。你办了班,我第一个送我儿子来,在你这里打好的基础,小宝以后肯定比我强,考个大学跟玩儿似的。”

    殷东说到后来,就是开玩笑活路气氛了,可是对于王海娟就是一剂强心针,而其余如才哥等家里有小孩子,也被忽悠得动了心。

    才哥就算重男轻女,可要是女儿能考上大学,那绝对是光宗耀祖啊,他马上说:“我家兰子也来上幼教班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有孩子人也纷纷附和,给王海娟讨公道的热情就更高了。

    倒是王海娟兴奋之后,又有些难为情的说:“我只上了一年,没拿到毕业证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关系,教育局还能来大湾村查你的资格证吗?你能考上中专,还能教不了这些小毛头?反正我给小宝预定个名额了。”殷东说着,把小宝塞给才哥,说:“才哥,你脸色不大好,先回去休息吧,我跟海生几个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山村的村民都不是善茬子,尤其是杨家人都很霸道的,还是多去些人吧。”才哥说,脸上透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去打架,是去讲道理的,还有,杨家那个*可能跟人贩子有关,我准备报警,让派出所的罗队长过去一趟,人去多了被误会我们去闹事了,就不大好了。”殷东说着,看向王海娟说:“接下来的事情,就交给我们了,你实话实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海娟心地善良,很怕给殷东惹了麻烦,担心的问:“不是说把孩子送人,没说是卖孩子,怎么能说那个*跟人贩子有关?派出所会不会说你报假警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二婶差点把我儿子卖了,我对这种事情敏感一点,罗队长能理解的,而且他对这种线索一定会感兴趣的。”殷东随便给了个理由,就给罗队长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还真让他说中了,罗队长一听杨家村可能又有人拐卖婴幼儿,立马从镇上赶往白山村,比殷东他们到得还快。

    跟罗队长一起的还有王海娇,都在白山村外的路口等着。一见大湾村的人到了,她就冲上来,拨开挡路的亲弟弟,冲着后面的殷东问:“东子,究竟是什么情况啊?”

    王海生打了个踉跄,不满的嚷嚷:“什么情况,你问我不行吗?我也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别闹,姐说正事呢!”王海娇没好气的吼一嗓子,拉着殷东到一边,悄声说:“你怎么又惹上白山村的人了?他们村的杨村长跟镇长好得穿一条裤子,今天要是找不出证据,会有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殷东说着,拨开了王海娇,冲着罗队长走了过去,很随意的笑道:“罗队,电影里的*总是姗姗来迟,比你这效率可差多了。”

    罗队长脸上带着浓浓笑意,斥道:“你小子别嬉皮笑脸,说正事儿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说话时,他还掏了根烟出来,递给了殷东。

    殷东把烟点了火,抽了一口,才把王海娟的事情说了,然后说:“我的直觉很准的,我觉得我二婶憋坏水儿,想卖我儿子,她果然就把我儿子从医院偷走了。我感觉杨家村的*,是要卖我娟子姐的女儿,肯定错不了。罗队,这次你立了功,可得请我吃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我是被你拉来当壮丁的。你小子怕来杨村闹事吃了亏,把我拖下水。”罗队长掸了掸烟灰,似笑非笑的说。

    “笑话!真要打架,我们大湾村能怕了杨村?”殷东一脸嫌弃的说着,吐个烟圈,又说:“我不想搞得两村械斗,让你们这些当干部的难做。”

    看他那一幅“我是为你们着想”的表情,罗队长笑骂道:“少给老子扯淡!反正这一次能真查出点东西就算了,要是害老子白跑一趟,你得请老子去县里吃一顿海鲜大餐。”

    “吃海鲜大餐还去啥县里啊,去我们村啊,最鲜美的海鲜都在我们村呢。今晚把杨村的事情搞定了,就一起去我们村,我亲自下厨,保管好吃得让你咬掉舌头。”殷东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笑一番后,打头里进了杨村。得到消息迎出来的杨村长,一见他们,就愣了:“罗队,殷东,你们俩怎么一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给罗队报了个案,我表姐嫁在你们村了,你们村有个*要卖她的女儿,这个事儿,杨村长不会没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殷东开门见山的说,尚带青涩的脸庞上带着笑意,但是笑意并不达眼底,看得杨村长有些后脊椎骨冒寒气,忙说:“我真没听说过啊,你表姐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杨村长还真是官僚啊,我表姐就是你亲侄儿媳妇,你竟然不知道她是谁?还是说,我们大湾村的女儿,在你们杨村人眼里,就贱得跟这荒地上长的草似的,都不值得你杨大村长记住了?”殷东淡笑道,说出来的话却是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换个大湾村的村长这么说,杨村长都不怂,大不了就是干呗,杨村人还能怕谁?

    可是殷东这小子有些邪气,跟县里的顾氏少主是同学就罢了,可是顾氏老总顾浚也对他亲如子侄,据说银河集团的美女老总也对他青睐有加,镇长上回从大湾村回的路上,就跟他聊过,说这小子邪性,要跟他搞好关系。

    杨村长觉得镇长的话,总是有道理的,所以他尽管生气,还是堆着笑脸说:“殷东啊,这是说哪里话啊,我们杨村跟大湾村的人乡里乡亲的,就有什么误会,也可以摊开来说,把事情解决了就好,这些气话就不用再说了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