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致富路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殷海文双膝跪实时,殷东就闪到了一边,冷冷的说:“我爸妈两条命换的钱,你就那么吃喝嫖赌花光了,你还指望我给你还债?你做白日梦比较快!”

    殷海文像输光了的赌徒眼圈赤红,疯癫般的嘶吼:“我都给你跪下了!你这就这么冷血吗,连亲叔叔死活都不管了!”

    村里人都沉默着,就算有人觉得殷海文很可怜,而殷东很冷血,却不敢说,怕被自家人误会了……

    殷东要不是为了控制村里的舆论,又何必跟二叔废话那么多。这时,见到效果达到了,也是一声吼:“我也给你跪下,你能不能让我爸妈活过来?”

    殷海文也是知道殷东不会给钱了,村里也没人帮腔,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他们两个短命鬼的死,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殷海文,你应该感激奶奶还活着,要不然,我现在就弄死你!”殷东森然说道,这一刻身上暴起的气势,恍如地狱爬出来的魔王,连熟睡的小宝都被惊醒,撇了撇小嘴,又没敢哭出来。

    殷海文也吓到了,惊恐万分的看着侄子。这一刻,他全身冰凉,毫不怀疑殷东真敢弄死自己,哪怕是催赌债的那些亡命之徒都没有殷东可怕。

    他一个字都不敢再说,连滚带爬的跑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殷海文狼狈逃出了大湾村,没有一个人吭声。

    晚上王海生回家时,饭桌上,王海潮说起这事,最后还摇头说:“殷东也是太狠了,没一点人情味儿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是知道大哥嫉恨殷东,却没想到这种时候,大哥还要给殷东捅刀子。再者,以殷东的城府和狠劲儿,坑死大哥不要太容易。

    他冷哼了一声,说:“你有人情味,那你赶紧跟大嫂出海翻船死掉啊,你们留下来的抚恤金,也不用留给儿子,反正你们还没儿子呢,就生了一个丫头片子,孙子更是没影的事,正好抚恤金都给我。家里哥哥多,都便宜我了,能给我换不少钱,到时候我比殷海文的日子还要逍遥。”

    王母抽了王海文一筷头,骂道:“你说什么屁话啊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大实话啊!你们不都觉得殷海文一家做得对嘛,那我没理由放弃这条致富路啊。”王海生抱着碗站起来,走到他爸身边去挟菜,吃了一口菜,接着又说:“爸,你得管管我大哥了,眼皮子那么浅,耳根子还软,成天就听家里老娘们撺掇,说话做事一点也不大气。这是败家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“林老还在呢,你小子收着点啊!”村长低斥一声,又冲林老陪笑道:“家里孩子没规矩,让您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林老在,我才要说啊,让林老给评判一下嘛。要不然我们一家子文盲,谁知道谁的话更有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理直气壮的说完,又对林老说:“您老觉得,我该不该等我哥哥嫂嫂们都死光了,拿走他们的抚恤金啊?我肯定比殷海文好点,至少会给我侄女侄女留生活费,也会给我爸妈养老。”

    林老笑了笑,对王海生这小子还真有几分喜爱,却说:“你这是在给殷东那小子打抱不平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村里人太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叹了口气,接着又说:“做人做事,得有个底线,是非对错都有个衡量标准。可是,道理很多人都懂,都会说。但很多事情,就是刀子不落在自己的肉上,不觉得痛,还可以说风凉话。”

    林老笑道:“你小子思想还有点深度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王海生洋洋得意的说完,又叹了口气,“我其实是真有点愁了,殷海文一家真把我们村的风气搞坏了。以前,我们村的人多淳朴啊,自从殷海文娶了老婆之后,就变得自私自利,损人不利己都可以。我哥也是一样。所以,一个家里的男人立身不正,由得娘们摆布,真的会出大祸的。”

    王海潮夫妻俩要气疯了,齐声吼道:“王海生!”

    王海生看着哥嫂,一脸真诚的说:“怎么?你们这就准备出海了,去吧,不用担心,侄女儿肯定饿不着,我比殷海文还是要有良心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村长看长子夫妻快气死了,摇头叹了口气,说:“海潮,带你媳妇回你们那边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王母最疼长子,惊急道:“是海生这小兔崽子胡说八道,你赶海潮夫妻俩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们是对的,那你跟他们去过吧,这个家在林老的见证下,就正式分了。”村长黑着脸说。

    海生一番话虽然扎心,却在理啊,忠言逆耳,海潮听不进去,那表情恨不得杀了亲弟弟,村长失忘之余,也想下个猛药,看能不能让长子清醒些。

    王海潮夫妻俩连女儿都忘了,怒冲冲的跑了。

    王母想追,就听丈夫沉声说:“你要是去了,就不要再回来,这一次我是当真的。”她小事上敢撒泼,可大事上绝不敢使性子,尤其是丈夫这样郑重其事的警告时。

    等家里其他人散去,堂屋只剩下村长和林老,还有被村长留下来的王海生时,王海生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:“爸,要打要骂赶紧动手吧,我保证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打骂你,你个小兔崽子还敢反抗不成?”村长气得踹了这小子一脚。

    王海生还真不敢反抗,老实挨了老爸一记狠踹,瘸着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。当然,他瘸腿的姿势略嫌太夸张了些。

    林老笑眯眯的看着王海生,猛不丁的问:“你心里很忌惮殷东,怕你大哥会在他手里吃大亏,对吧?”

    王海生愣了一下,惊疑的看向林老,感觉这老头太妖了,他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,让这老头一眼就看穿了,太可怕了!

    村长看着儿子的表情,就知道林老猜对了,惊问:“东子到底干过什么事?他二叔一家的事情,是不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王海生打断了他爸的话头,没好气的说:“您就别瞎猜了,总之东子肯定没有违法乱纪。殷海文一家是自作自受,怨不了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林老微微一笑,老神在在的说:“我就知道那小子不简单啊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