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二叔来要钱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要不就自己买个快艇吧,不用买秋莹那么好的,便宜一点的,手头的钱应该也够了。

    正在盘算钱的时候,殷东又收到一条银行帐户到款提示,还是两百万,他赶紧给王海生打个电话,让他问一下顾氏是不是龙虾款给重复了。

    王海生在镇码头的集市上,那边很吵,他用很大声音喊道:“没有重重!这是那二十只龙虾的款,银河集团财务打的款。龙虾是我一起交给顾氏的,所以,他们把钱打给顾氏,然顾氏打给了我。尼玛,看你捞那么多钱,我都想黑你一笔了。”

    “怪我咯!到有龙虾的老巢,你居然连龙虾毛也看不到。”殷东再补一刀,听到王海生在那边气得嗷嗷怪叫,笑着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又多了两百万,买个稍好一点的快艇也行,至少带个舱室,改装成小宝的活动室,他可以带着小宝去那片海域修炼了。

    殷东赶紧到网上去看快艇,选了个国产十八万铝合金游艇,要求加了儿童座椅,以及相应的一系列防护改装要求,添加了六万五。

    刚下了订单,殷东就听到大金在外在汪汪叫,赶紧出去,一看是王海冬带着一帮人来开工了。他把大家迎进屋来,笑道:“冬哥,我这里连烟也没有,你帮我招呼大家啊。”

    花花轿子人抬人,殷东信得过他,三十万的钱当场转账,连楼怎么建都让他拿主意,王海冬得对得起这份信任,己经是拿殷东当兄弟了,大包大揽的说:“行了,你的事,就是哥的事。你就去看下,后院还有啥东西要的,你去收拾一下,别的事情,你都不用管了。还有你家盖楼的事,我准备一起搞了,你把家里也清理一下,带小宝去我家住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了,前院厨房和连着的厢房就留着,我先暂时住着,等以后了就堆杂物,或者是养个鸡鸭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着说了自己的打算,去后院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菜园里反正杂草比菜苗高,他摘了一篮子青菜进来,其余的就让王海冬他们直接连土一起挖走了。

    殷东嫌吵,带着小宝去了前面的海湾,躺在他那条舰板船上晒太阳,小宝则在船底爬来爬去,连那只小松鼠也跟了过来,大金大水里叼了一条尺长的海鲫鱼扔在船上,吓得小松鼠“嗖”的一下子蹿到了小宝头上。

    小宝嫌松鼠的大尾巴挡住了脸,粗暴的抓住松鼠尾巴猛的一扯,“砰”的一声,把松鼠砸在船板上,看得殷东眼皮子都颤了颤,真是担心松鼠会挠他一爪子。

    显然殷东还是小看了小宝跟松鼠的交情,小松鼠并没有对小宝有任何攻击性的动作,在小宝想睡觉了,抓它当抱枕时,它也老老实实的任由小宝压着。

    殷东无声的笑笑,转头时,又看到二叔出现在岸边,正朝这边张望。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,他懒得答理二叔,考虑是不是要划着舰板往海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东子,快回来,我找你有事,你奶奶要死了!”

    二叔在岸上跳叫大吼,引得好些村里人来围观。

    殷东还真没法冷血的不闻不问了,抱着小宝上了岸,对二叔说:“你最好没有撒谎。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很冷,冷得让人心里发颤。

    他二叔殷海文上次被打得鼻青脸肿,鼻血狂飙,对这个侄子还真是怕了,下意识的倒退两步,哭丧着脸说:“东子,救救二叔吧,我家的房子被人抢了,你奶奶昨天上吊了,要不是我抢救及时,她就断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殷东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分明是二叔这个烂赌鬼,把房产证押出去当赌本输了,人家收房子了,老太太受不了气得上吊了。

    殷东冷冷的说:“你的房子被抢了,应该报警,我不是*。”

    殷海文不接这茬,哭丧着脸说:“你奶奶说,房产证要不回来,她就真死了。二叔真没钱啊,你二婶被抓走了,你弟弟也被学校开除了,叔的钱都花在他们身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话,殷东打断了他的话头:“停,你不用给我说你们家狗屁倒灶的事,也别指望我给你赎回房产证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亲奶奶啊!你真这么狠心,不管她的死活了?”殷海文悲愤欲绝的嘶吼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这一刻的表情,村里不少人心里都是有想法的,看殷东的表情都变了。毕竟大家都知道他最近赚了不少钱,就算奶奶跟二叔一家对不起他,可是他真是冷血到看着亲奶奶去死,也会被大家唾弃。

    殷东就知道会出现这种局面,看着二叔唱作俱佳的表现,都怀疑这一套把戏是不是二叔跟奶奶合伙商量好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说过她不想再回大湾村这个伤心地,你从她手上骗光了我爸妈的抚恤金,又不想养她的话,那我送她去福利院,费用我出。”

    说完以后,他似笑非笑的说:“二叔,你才去了县城几天,就把我爸妈的抚恤金花光了,我是不是该去打劫银行,才能供得上你们一家花天酒地啊?大湾村的穷鬼们,恐怕都想象不出,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花光了两条命换来的那么多钱!”

    这话细思极恐,风向顿时大变,在场的大湾村人都自动对号入座——大家都是穷鬼!

    这时大家看殷海文的目光,都带着不忿与鄙夷。

    殷海文目光闪躲着说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殷东声色俱厉的喝道:“大湾村里有哥嫂的人不少啊,是不是都该盼着哥嫂死了,抢了哥嫂的抚恤金,跑去体验一下什么叫花天酒地呢?”

    这一刀扎得够狠,尤其是那些家有弟妹的人家,脸上都透着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胡说八道!”殷海文心虚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是我胡说,还是你们一家把整个大湾村的风气带坏了?以后大家都做好准备不劳而获,等着自家哥嫂死了抢抚恤金好了。没哥嫂的,就抢兄弟的,再不让老子娘寻死觅活,到亲戚家哭闹要钱。”

    殷东嘲讽道,目光扫过围观者中那几个村干部,又补一刀:“大湾村以后可以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几个村干部都不敢旁观,挤上前来,纷纷呵斥殷海文。

    殷海文见自己犯了众怒,也不敢再叫嚣,扑嗵一声给殷东跪了:“东子,救救二叔吧,叔真是没法子了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