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宾主尽欢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说:“您没空陪客,也得来安排一下林老的食宿问题啊。林老是海洋研究所的老教授,是秋总的老师,要在我们村住一段时间,搞个什么研究。这事儿应该是村里接待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,你再让我捋一下,银河集团的秋总的老师,是海洋研究所的,来我们村搞个什么研究是吧?可我没接到上面的通知啊!”

    “那您跟镇上请示吧,反正我家的危房您知道的,这要是哪天风大雨大的,就直接垮掉了,到时候林老有个三长两短,村里跟镇上都得吃挂落啊。”殷东恫吓道,就不信诈不住村长叔那只老狐狸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村长还真被吓住了,而且他在路上就给镇长打了个电话,镇长就要求他务必招待好林老,并表示会亲自赶来大湾村见林老。

    村长准备叫上村委会的几个人,不想他老婆在旁边说:“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带村委会的那些人去,他们要是把林老请走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死老婆子又想出什么夭蛾子?”

    “我就想你把林老请来咱们家住。海潮还是负责跟秋总联系的联络员,秋总老师来村里,不住咱们家怎么行?再说了,村里还有谁家的房子比咱们家好吗?你直接请林老来我们家住,谁也不能说你是有私心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镇长下午来了,也是来咱们家见林老,吃饭也是在咱们家。要是林老去了别人家,以后镇长,甚至县长来了,也是去别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反正东子就喊了我去陪客,那我就一个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带海潮去?”

    “去个毛球!你们母子婆媳要作妖啊,把人都给得罪了,海潮还有脸跟着去吗?你们不要脸,我还要这张老脸的!东子现在不跟我见外,喊我去陪客,就是念旧情,念着跟海生是兄弟,可不代表他对海潮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吼了一通,村长心里舒坦了一些,拎了两瓶好酒,匆匆赶去了殷东家。

    进门见到林老,村长脸上的笑容更真诚了几分。以他多年在镇上县里开会的经验,这位林老气宇不凡,一看就是个有来头的,肯定不是骗子。当然,他扫了一眼旁边逗松鼠的秋总,有秋总陪着,身份肯定不会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先不管林老的研究对村里有没有什么好处,村长觉得招待好对方,对村里肯定没坏处。他满脸堆笑的跟林老寒喧着,看到小木桌上的茶水跟瓜子花生,连包烟都没有,他就忍不住骂道:“殷东这小子太怠慢林老了,林老别见怪啊。”

    要是换个时间,换个人,林老还会帮着说几句好话,可是在殷东这里,他还故意说:“我是不请自来的恶客嘛,给我点陈茶喝,己经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在厨房里听了,低声骂了句:“我靠!”

    在柴火灶边烧火的才嫂,不由笑了:“我就说要去我家拿茶叶跟烟,你偏不肯,现在丢了脸吧。”

    殷东麻利的处理着青石斑鱼,准备做一条菠萝鱼,用刀在鱼身上划着刀花,嘴里悻悻的说:“丢脸就丢脸了,反正谁爱招待他,谁招待去。我等下就让冬哥来把我家这危房给推掉,只留一间厨房跟西厢房。这老头不想走,也得走。”

    柴火灶里的锅巴香味飘出来时,殷东的菜也做好了,陆续端上桌,看着就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最大的那条石斑鱼,鱼身做了个刺身,鱼头鱼尾加柴火豆腐烧了一大海碗。然后是最小的那条石斑鱼,给做了个菠萝鱼,鱼身裹了蛋黄调的面粉糊,炸得像金黄的菠萝,再浇上用菠萝罐头切成碎丁后炒制的酸甜酱汁。

    五只海蟹,殷东都给清蒸了,拿了个大汤碗装了,兰子屁颠屁颠的端上了桌。

    那些扇贝就没再做蒜茸粉丝扇贝,主要是殷东吃腻了,他给做了一盘锅巴贝肉,就是把水煮贝肉做好之后,上桌时,把炸酥的锅巴盖在贝肉上,就听到噼哩啪拉一阵炸响,吃一肉浸了汤汁的锅巴,那滋味简直令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他就做了这几个菜,加上才嫂烧好的羊腿炖胡萝卜,还有一道白斩鸡,他还用鸭块加春笋烧了一盘,再炒一个青菜,加一盘凉拌海带丝,一盘凉拌野菜,数数十一个菜。就用紫茶做了个蛋花紫菜汤,连汤带菜凑了十二个。

    小宝吃不了别的,就拿着秋莹掰下来的一个蟹钳在咬着,咬得津津有味,嘴角口水不断。殷东冲了牛奶过来,把他抱过去,要拿走蟹钳时,小不点还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傻呀!”殷东把奶嘴塞到小宝嘴里,然后举起酒杯,对林老说:“林老,我这里条件有限,招待不周,您老包涵点啊。我谨以这杯酒,表示诚挚的歉意。”

    林老吃得开心,就笑道:“行啦,老头子知道吃完了这餐,就得滚蛋了。放心吧,我等下就跟你们村长走了,不会赖在你小子家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殷东心里是这么想的,也不能承认啊,不过他也不会否认,要不然老头子顺竿子爬怎么办?他只是一笑,然后干了杯中酒,以示敬意。

    村长笑道:“东子这孩子还是挺懂礼节的,他也是真怕家里这危房有危险,才不敢留客。不过,林老就算住到我家,东子还得会过去烧菜的,他烧菜的水平,我家老太婆是拍马也追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林老更满意了:“这样就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好个毛线,两个老狐狸问过他的意思吗?殷东心里腹诽着,面上笑着,就不接话茬。反正他有兴趣了,就烧一桌菜,请林老过来吃,其他的,真是他们多想了。

    这一餐饭,算是宾主尽欢,林老吃完饭,果然跟着村长走了。

    秋莹落在后面,剜了殷东一眼,牙疼似的哼哼说:“你还真把我老师赶走了啊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”

    殷东好无辜的问:“我才真是比窦娥还冤呐!我这完全是为了林老的人身安全着想啊,你怎么能怀疑我呢?我家真是危房,万一房子塌了,把他老人家活埋了,我担不起那责任。你也不想担那个责任吧?”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?”秋莹狐疑的打量着他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