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危机解除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小宝乖哦,小心妈妈揍你。”殷东一边吓唬着儿子,一边给兰子套上潜水服,再把俩孩子都绑在自己身上,两个气瓶也都背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这时,灰雾己经弥漫了整个小岛,有意思的是,小岛这一侧的边缘,仿佛有一层无形的屏障,阻挡了翻腾而来的灰雾。

    灰雾中,那个大海船的轮廓仍然是若隐若现,距离很近,又或者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己经做好准备工作的殷东,很自然的搂着秋莹,看着灰雾深处。这一刻,他内心里没有恐惧,甚至有一种冲动,想要冲进灰雾深处,似乎里面有什么吸引他,就连他丹田那一丝龙力也蹿动着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……”

    殷东低声叹惜着,声音低不可闻。

    他有个预感,灰雾中或许有什么机缘,这一次错过了,会后悔莫及。可是,无论如何他也不敢带着秋莹和俩孩子去冒险。

    站了有多久,他不知道,也许是五分钟,也许是两个小时,或者是更漫长的时间,反正手机坏了,天上的太阳早不知躲在哪一块云层之后,海天之间,灰蒙蒙的一片。

    “灰雾好像在消散了……不,灰雾像是被什么吸走了?”秋莹震骇的说着,嗓音都有些变调了,说完,她用力的干咽了两下。

    殷东没吭声,心头遗憾的感觉浓烈无比,同时,他有一种跳下海去,追逐灰雾而去的冲动,他是真的很想弄清楚,灰雾里有什么!

    直到灰雾散尽,阳光又破云而出,洒下道道金光。这一个刹那,海天之间尽染上一层金黄色,无尽辉煌。

    秋莹开心的快要哭了:“太阳出来了,仪表也恢复正常了,殷东,快艇应该是可以开动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哦?我看看。”殷东试了一下,快艇还真的能启动了,他驾驶着快艇开了一截,再看手机有信号了,才调成自动驾驶,然后把俩孩子放下来,给他们把潜水服脱下来。

    小宝还不太乐意,抓着潜水服,仰脸看着他爸,撅着小嘴说:“穿!”

    殷东还有些心不在心焉,没好气的喝斥:“不要闹,不然揍你!”

    “你吼他干啥呀!”秋莹心疼坏了,把小宝抱过去,一边给他擦泪,一边柔声说:“这个潜水服太大了,回头干妈给小宝订制一件小号的,小宝就可以穿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几下,手朝兰子一指,说:“姐姐!”

    “好,给姐姐也买一件。”秋莹笑着答应了,又朝殷东看过去,越看,越觉得这个看似青涩未褪的男人很神秘。

    也许,快艇真沉了,他也会带着她跟俩孩子游回去吧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冒出来,秋莹才悚然生惊,从什么时候起,她对这个男人会有这么强的信心了?

    殷东没有在意秋莹的打量,回望着灰雾消失的方向,眼神异常的冰冷深邃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望着那个方向出神,像是忘了秋莹和两个孩子,他们也不敢惊扰他。直到快艇停靠在大湾村的码头边,他才如梦初醒的说: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到了。”秋莹回答之后,看了他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殷东问,语气很随意,深邃的眼神带着一种无形的压迫,让秋莹在这个瞬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下属了。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之后,秋莹小性子又发了,狠狠剜了他几眼,没好气的又说:“我导师明天来吃饭,你做好准备,别忘了把鱼跟海蟹,还有那一桶扇贝都带上。”

    原本秋莹是准备帮他抱小宝回家的,可是现在,她有意看笑话,把小宝塞到他怀里,然后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殷东对这女人的小心眼也是无语了,索性把小宝的圈椅倒过来,把扇贝都倒进装海蟹的网里,再放进圈椅里,然后把那桶石斑鱼的水倒掉,挎在左臂上,小宝也用左手抱着,右手倒提着圈椅,让小兰子抓着他的衣角走了。

    到了码头上,殷东回头看了一眼仍站在舱室门口发呆的秋莹,提醒说:“天不早了,要是不打算在村里住一晚,就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秋莹惊回神,有些尴尬的笑了两下,赶紧驾着快艇离开了。

    殷东看着快艇离开了视野,心头有些怅然。但是,很快那一丝怅然就被忘了,因为他又想起了那诡异的灰雾,以及雾中大海船的轮廓,还有那无形的吸引力,让他心浮气燥,脸色变得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把兰子送回家以后,殷东给才嫂家留了一条青石斑鱼,又从才嫂家带了些青菜回家。然后,他到前面海湾去提了三桶海水上来,把海蟹、石斑鱼和扇贝分别放进桶里。

    次日大清早的,殷东煮了一碗面正在吃,才嫂就带着兰子过来,送了几样摘好洗净的青菜,一篮土鸡蛋,宰杀好的鸡鸭各一只,还有熏羊排一块。

    才嫂笑道:“兰子说,你家今天有客来,嫂子给你添两个菜。”

    殷东也没客气,笑道:“嫂子,那就多谢了,这可让我省不少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谢就太见外了,你昨天给我们家那条石斑鱼,我也没跟你客气。”才嫂摆摆手,又问:“要我跟你才哥来打下手么?对了,海冬哥从县里回来了,说是你家要建厂房,打你电话,又没打通。”

    “哎唷,嫂子,我把这事给忘了。你帮我看一下小宝,我去冬哥家一趟。”殷东匆忙吃了两口面,就搁下碗往外跑了。

    到了王海冬家里,看到冬嫂在大门口,忙问:“冬嫂,不好意思,我早上出海去了,冬哥还在家不?”

    “还在呢,他难得歇一天,也挺好的,你可别不好意思了。”冬嫂爽利的笑道,回身冲屋里喊:“海冬,东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海冬跟王海生是一个爷爷,所以,他们堂兄弟俩个长得还有几分相似,性格也有几分相似,都有些逗逼,一见面,他就开玩笑的说:“东子,行啊你,都学会放你哥鸽子了,要不要哥给你松松皮啊?”

    殷东笑道:“冬哥,欺负做兄弟的也显不出本事吧。有本事你打老婆啊,敢打老婆的男人才是真男人。”

    王海冬捶了他胸口一拳,笑骂道:“你小子阴坏,又给我挖坑。读书好的孩子,就是这么讨厌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