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章 诡异灰雾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别听你爸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被两小呆萌的望着,秋莹觉得脸皮都快烧起来了,气呼呼的挥动粉拳,可是俩小一点也不害怕,小宝猛不丁的还咯咯的笑了。

    殷东忙说:“儿子,严肃点,不要笑!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话里调侃意味,却让秋莹恼羞成怒,抓起地上被削下来的竹枝,抽了他一记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又让她自己心虚了,天呐,她怎么会动手打人呢?

    貌似说,她跟殷东还没熟到这个份上吧?

    秋莹瞟了殷东一眼,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表示,脸上表情还跟刚才一样笑着,这让她松了口气,自欺欺人的想刚才她没用力,没有打疼他,所以,不用心虚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她凶巴巴的说:“鱼汤可以喝了没?”

    殷东真怕她吃撑了,好意说:“鱼汤要不你晚上带回去宵夜吧,你真不能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才砍了一根竹子,粗如碗口,做了五个竹筒,在岛上的泉眼灌了泉水,一条石斑泉切成段,分别放进竹筒里煮,现在都煮开了,奶白色的鱼汤在竹筒里翻滚,香味诱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肉,只喝汤。”秋莹理直气壮的说。

    殷东不好再说,怕她会翻脸了。

    他还用竹筒做了四个小碗,把烧得滚烫的鱼汤,在每个小碗里倒了一些,当然,小宝碗里的汤就只是盖了碗底,不过这样也让小宝很满意,直接把脸埋在碗口上,像小狗一样舔。

    兰子看得着急,对小宝说:“不要舔啦,看姐姐,要这么端起来喝。”

    小宝歪头看了她一眼,又埋头去舔碗。

    殷东这无良老爸还笑着鼓励:“小宝,要舔干净一点哦。”

    秋莹赶紧把小宝拽起来,拉下脸来训斥:“小宝,不许舔碗,别跟你爸学这些坏毛病,要不然干妈揍你了!”

    小宝一脸呆萌的看着秋莹,咂了咂小嘴儿,奶声奶气的说:“汤……喝汤……”

    “喝完了,不许再喝了!”秋莹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顿时,小宝撇了嘴,好委屈的扭头看向他爸,泪眼汪汪的说:“要,还要!”

    殷东有点小心疼,可是迫于秋莹的淫威,他只能爱莫能助的对小宝说:“不能喝了,老爸也不敢喝了,怕挨打。”

    小宝看看他,再看看秋莹,委屈的说:“麻麻……打!”

    秋莹一听,心软得一塌糊涂,随即又欢喜的叫:“呀,小宝会叫妈妈了!殷东,你……”

    殷东瞠目结舌,当然,他不是因为小宝会叫妈妈了,而是看到岛的另一侧有雾气涌现,而灰蒙蒙的雾气中,隐约能看到一艘大船的影子,是电影里那种古代大海船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秋莹,快,我们退回快艇上去。”

    低而急促的说着,殷东一把捞起兰子,再把小宝也抱过来,转身就往快艇上跑。

    秋莹稀里糊涂的跟着跑,完全搞不清他看到了什么。但是,她相信他肯定不是无的放矢,一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理由,跟着他跑就没错了。

    回到快艇上,殷东把俩孩子塞回各自的座位里,就试图开动快艇,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似乎有一种诡异的磁场出现了,驾驶台那一排仪表板上,各种显示仪表都失灵了,快艇根本没法开动。

    殷东打了一个激灵,等秋莹也进了座舱之后,把舱室门关上,紧张的看向岛的另一侧灰雾弥漫过来的地方,雾中的大海船还是若影若现,仿佛隔了无数光年,又像是近在咫尺,只要拨开那一层迷雾就能看见。

    顺着殷东的视线,秋莹也发现了向小岛弥漫而来的灰雾,惊愕的问:“那是什么?雾里好像有什么怪物,好大好大的怪物!”

    尽管他现在也很紧张,可是守着一个女人,还有两个孩子,殷东不能表现出害怕,还故意拿出手机,语气轻松的说:“这种海上奇观很罕见的,真是运气,我拍个照留存。”

    手机黑屏了。

    殷东收起手机,压下心头腾升的惊惧,打个哈哈说:“手机忘充电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秋莹能坐上银河集团的位置,就算是因为家世背景,自身也绝不是胸大无脑的花瓶,相反她非常聪明。她一言不发,扫了一眼仪表板,幽幽的说:“我们有大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苦笑了一下,没有否认,只问:“还有潜水服吗?”

    秋莹眼一亮,问道:“在尾尖舱里,那里还有橡皮舟和潜水设备,我们要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你们呆在这里,我去把东西拿过来。也许,等一下快艇就能开了。我出去后,你关上舱室门,看着仪表板,要是仪表显示恢复正常,你就把快艇开走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殷东给了秋莹一个拥抱,不再任何亵渎的意味,单纯的只是想给她一点安抚,让她别害怕。

    秋莹确实很怕,娇躯都在微微颤抖。事实上,任何脑子正常的女人,看到这种情况不害怕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得说,殷东这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,像及时雨一样,让秋莹得到安抚,迅速镇定下来,点点头说:“好的,你自己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有事。”这真不是吹牛,殷东相信就算快艇沉了,他也不会有事,可是秋莹和两个孩子就危险了,他去拿潜水服,也是为他们去拿的。

    殷东的速度很快,到了尾尖舱,很快找到了放潜水服的柜子,拿了三件干式潜水服和气瓶,迅速回到了座舱。

    “你可回来了!”秋莹一见他,就忍不住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一时不见,如隔三秋吗?”殷东开了个玩笑,目光扫过仪表板仍然黑屏,心往下一沉,再看看灰雾己经快漫过小岛了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秋莹绷紧的脸庞上,有极力压制的惊惶和恐惧,又心疼了,赶紧说:“别怕,把潜水服穿上,就算是快艇沉了,我也能带你们游回去。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沉稳,不带一丝惊慌,含有一种能稳定人心的力量,让秋莹放轻松了一些,很快把潜水服穿上,还给小宝穿上了潜水服。

    俩小懵懵懂懂,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这不妨碍他们感应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,都都不敢吭声。只是小宝看到爸爸抱起了兰子后,扭着小身子,委屈的叫:“耙耙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