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烤扇贝的意外作用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殷东是真没想到,跟鹦鹉螺没一毛钱的关系,现在它还躺在秋莹住处的浴室角落里,完全被她给遗忘了,幸亏它外壳上裹了一层海泥,一时半会它还死不了。

    没得到殷东的回应,秋莹不满的问:“喂,我说话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话音里带着她不自知的撒娇意味,听得殷东心头一荡,立马说:“没问题,海泥要多少有多少,你需要的时候,开快艇来找我,对了,你再找几个能承受深海水压的桶。”

    秋莹也不傻,马上反应过来:“还得去那个没信号的小岛,是不是?要不我把那个岛买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距离那个岛还有点远,买那个岛没意义。”殷东说。天地良心,他说的是真话,但秋莹显然误会了,冷哼了一声,他只能苦笑,不好辩解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说,当时是追着一道金色光羽,游到一两个小时,才无意中进入那个诡异的海底的吧?

    听到秋莹又哼哼两声,殷东哭笑不得的说:“我说真的,你爱信不信。再不,下回我们一起去吧,你带上深海潜水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信你的鬼话!”秋莹冷哼道,心里那一点不爽也消失了。只要殷东给她弄海泥来,她才懒得管他是从哪里挖来的,也不想去探查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总得告诉我,你要海泥是干嘛吧?”殷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当我是养鹦鹉螺吧。”秋莹随口扯道,目光扫到浴室角落里的那个鹦鹉螺,心里有些发虚,赶紧去拣起来,果断挂了电话,又给她的老师打过去,“老师,我有一个鹦鹉螺,活的,给您当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秋莹大学是海洋科学专业的,她的导师林老是海大老教授,退休后被海洋研究所返聘,一听她手上有活的鹦鹉螺,马上说:“给我送过来,不,算了,老头子自己来拿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等秋莹报了个地址,林老就直接订机票,预计三天后来到白山镇。

    秋莹就又给殷东打个电话过去,把鹦鹉螺的事儿说了,然后说:“那个海泥就不要提了。否则,一定会大批蝗虫一样的投资商闻风而来,把海泥挖光了就走。到时候,这一片海域的环境破坏了,恶果也是本地渔民承担。”

    当然,她是不会承认还是有一些私心,怕海泥储量不够,海泥都被挖走了,她还拿什么美容?

    殷东纳闷了:“海泥究竟有什么用,你能说说吗?”

    “美白有奇效,别的还不知道。”秋莹终于吐了实话,脸颊可疑的红了,诱人无比,只可惜殷东现在看不见。

    可是听话听音儿,殷东己经在脑补了,嘴欠的问:“你尝试过了吗?啧啧,你皮肤都够白了,还奇效,那得白成什么样子,能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早上就过来,让你看看,能不能看!”秋莹怒了,咬牙切齿的说完,愤愤的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殷东在那边哑然失笑,貌似他又惹得秋莹炸毛了,不知道明天,他会不会又被秋莹扔在小岛上呢?

    “东子叔,弟弟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兰子清脆的声音响起,殷东赶紧过去,看到小宝趴在圈椅上睡了,他赶紧把这小子抱起来,放到床上去睡了。出来时,他随意掏出一张十块的,塞到兰子手里,说道:“自己去小卖部买东西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说不能要别人的东西。”兰子说着,把那十块钱拿出来,放到旁边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兰子真乖,不过东子叔不是别人,你把钱拿着,跟你爸爸妈妈说,他们要是说不能要,你再拿来给我,好吧?”殷东笑着,把钱再给她塞回去,然后牵着她到了厨房,打算再弄个蒜茸粉丝扇贝吃,但这次不蒸了,他准备用烤的。

    以前爸妈还在的时候,殷东闹着要吃烧烤,他爸给做了一个烧烤炉,还扔在厨房的角落里。殷东把烧烤炉搬到院子里,把铁丝网刷洗干净了,再带着兰子取扇贝闭壳肌。

    兰子人小,却很能干,只要殷东把贝壳剖开,她就能很麻利的把闭壳肌上的内脏和杂质弄下来。殷东夸道:“兰子真是太厉害了,我们可以多烤一点,你等下可以带一些回去,给你爸妈尝尝。”

    兰子一听,眼睛一亮,小手动手更快了。

    殷东烤了整整个小盆扇贝,还不算跟兰子边烤边吃的,然后他分装了几碗,给左邻右舍都分一些,再装一大海碗,让兰子端回家去。

    反正也隔得不远,殷东就让大金陪着兰子去了。有大金在,村里的狗和小孩子都不敢抢兰子的扇贝,小丫头兴奋不己的回到家,声气儿都跟平时不同了,大声喊:“爸,妈,快来吃烤扇贝,东子叔跟我一起烤的!”

    才哥夫妻俩看着眉飞色舞的女儿,都觉得新奇,才哥脸上更是罕见的带着宠溺的笑意问道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兰子重重的点着小脑瓜说:“可好吃了!爸爸,你尝尝,东子叔说要趁热吃,冷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尝了扇贝,顿时就停不下来了,两人很快把一大海碗的扇贝吃光了,才嫂有些歉疚的说:“这么好吃的扇贝,应该送去县里,让兰子爷爷尝尝的。”

    兰子仰着小脸说:“东子叔教过我怎么烤扇贝了,我去县里姑姑家,烤给我爷爷奶奶吃。”

    才哥是真高兴了,觉得这闺女懂事,招人疼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他还真拣了一篮子扇贝,带着妻女去了县里。

    后来才哥回村了,就炫耀说,老爷子本来得了癌症,没啥胃口的,吃了孙女亲手烤的扇贝,胃口大开,精神也好很多了。

    才嫂则是打心眼里感激殷东,觉得是他影响了才哥,让才哥转变了重男轻女的思想。为此,她特意熬夜给小宝做了几件全棉的衣裤送来,还对殷东说:“东子,嫂子感激的话就不说了,以后你家有什么针线活要做,你只管跟嫂子说。”

    殷东还没真料到吃个烤扇贝还能有这效果,失笑道:“那行,我肯定不跟你们见外,小宝再大一点,肯定就成皮猴子,衣服缝缝补补的都交给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圈椅里的小宝,听到他爸提自己的名字,仰起小脸“依哦”一声,那样子傻萌傻萌的,殷东不禁想使坏,说道:“爸爸不要你了,你跟兰子姐回家去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