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人心所向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村长赶紧劝道:“东子,建厂房花费太大了,你还是租吧,租金可以便宜点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道:“村长叔,我做这个生意就是一时头脑发热,说不定哪天就做不下去了,还是建厂房吧,以后我说不定可以靠厂房出租赚奶粉钱呢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,不等村长再劝,起身说:“村长叔,没别的事情,我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等他出门后,村长直接掀了桌子,抄起鞋底把老婆跟大儿子狠狠抽了一顿,带上其他儿子出海去了,临走前,他对大儿子说:“你们分家另过了,以后不在一个锅里吃饭,你的孩子自己养自己带,你妈要是帮你们带孩子,就跟你们一起分出去过!”

    王母哭骂了一天,她骂得最多的却是殷东,而王海潮夫妻俩也觉得殷东是个祸害,害得他们家失和,甚至对村里人散布殷东父子俩都是煞星的谣言。

    只不过,现在殷东在村里人看来,可不是煞星,而是财神了。尼玛你家煞星能出海每次都有他那种收获吗?

    “王海潮两口子看着老实巴交,原来是个面子货,外忠内奸啊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东子给村里人想个挣钱的门路,他们想抢了这个路子,就散布这种谣言,想要逼走东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东子准备租小学那些空教室当厂房的,村里也能有一笔稳定的收入,现在被王海潮他们搅黄了。”

    “村长都被气得出海打渔了,本来他还打算领着村干部把空教室修整一下,到时候租金能多收一点的,看样子租金是彻底没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东子招不招人手,他要是招,我就跟他干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要招的吧,我听海生说了,他又捞了一网大黄鱼,那可是不少钱,都卖给了银河集团的秋总,让秋总帮他订购了一批制干贝的设备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得先跟东子打个招呼,给我家留两个招工名额,我家吃闲饭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,谁家没吃闲饭的啊,走,一起去找东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殷东带着小宝到前面海湾里泡海水时,村里己经沸反盈天了,不过就算知道他也懒得在意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不错,阳光明媚,照得海面上波光有如万千金鳞闪动。殷东拿了个大塑料盆,把小宝搁盆子里,连盆子带孩子一起放在礁石间的水面上,让小宝趴在盆子上玩,让大金在旁边守着,他自己则浸泡在盆子旁边的海水中修炼。

    有大金守着,盆子肯定翻不了,殷东放心大胆的整个人都浸泡在水中,一点也没觉得憋气,空气从全身的毛孔里渗进来,直接不用呼吸了。他感觉全身浸泡在水里的时候,修炼的速度特别快。

    在那道冲进脑子里的金光融进神秘贝壳后,就幻化出《天龙真解》的修行功法,这是一篇水系修炼功法,需要在大海中的灵穴修炼,现在就算他没有身处灵穴,但是在海水之中,应该也是有一定效果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修炼的是第一重淬血篇,很快就进入了空无之境,身周很快形成一个漩涡,丹田那一丝龙力开始运行,在体内萦绕不休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那一丝龙力缩回丹田,殷东蓦地睁开眼睛,略有些遗憾,比起第一次在致命危机之下的修炼,效果差太多了。难道,他要作死的去招惹那些海中大鱼,修炼效果才能提升起来?

    这个念头只是想想罢了,殷东肯定不会去作死,转而又想那一道金色光羽,要是能再多逮一些金色光羽给贝壳吸收,兴许能让贝壳给自己更大的好处。可惜,那玩意儿可遇不可求,他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。

    “或许,是时候去见一见老骗……咳,师父,一日为师,永世为父,他重活一世,师父不能不管他了。师父见多识广,说不定知道金色光羽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殷东嘀咕着,又想到拣到鹦鹉螺时的那片海域。

    那里的水流很冷,很黑,还有那种像柳絮丝的白色气雾。到了海底的时候,他能看到有大片地壳岩石祼露在海藻中,白色雾丝就是从岩石的缝隙里涌出来,,他把一块石头踢翻了,下面海泥里往外冒泡泡,撞在他身上,就有无数清凉气流往皮肤里疯狂渗进去。

    当时,他运转功法,丹田里的那一丝龙力,就像嗅到鱼腥味的猫儿蹿出来,飞快捕捉渗入体内的清凉气流,迅速炼化。

    如果他猜测得没错,那种白色雾丝就是灵气,岩石底下是个灵穴。

    要不是小宝太小,他都想直接搬到那边去住了。当时,他修炼一次,龙力从十分之一的头发丝,增长粗如发丝,他还觉得慢,跟现在一比,简直快得飞起了。

    正自感叹,忽然一阵汪汪的狗叫声,在头顶上方响起,殷东心里一惊,怕是小宝怎么了,赶紧浮上去,却见小宝趴在盆子边缘,用小爪子在拍水玩,而大金则抓着盆沿另一侧,保证盆子平衡。

    看样子大金是在警告小宝,可小宝明显玩兴奋了,拍打着水面,水花四溅,而他小半截身子都悬在塑料盆外面,一不留神就得栽进水里。

    殷东觉得有必要让这小子受点教训,就冲大金喊了一声,让它退开。结果,大金的爪子松开的刹那,塑料盆就翻了,小宝栽向水里。

    就在小宝脸贴在水面的刹那,殷东伸手抓住他,把他平托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小宝一脸懵懂,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,直到看清楚无良老爸的脸,又手舞足蹈的笑了起来,完全不知道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个傻大胆啊!”殷东教育儿子的想法落了空,无奈的举着儿子爬上了礁石,身轻如燕,在礁石上飞跃,如履平地,很快就上了岸。

    刚进家门,左邻右舍都来了,你带一把青菜,我带一个萝卜,他带一盘包子,总之都说殷东一个人带个孩子做事不方事,以后要吃菜就到他们家去摘,反正他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,侍弄个菜园也不划算。

    殷东也不客气,把大家带来的东西都收下了,还坦然说:“我打算把菜园建个厂房,以后还真得到你们家买菜吃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