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贪心不足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东子,来,快来坐。”村长先跟殷东打了个招呼,又冲着小儿子低喝:“把菜盘放下,这么大人了也没个正形!”

    王海生哥几个打小儿就是让老爸揍大了,在老爸拉下脸来时,他还是会老实一点,这时也没敢再闹腾,乖乖把装扇贝的盘子放下。

    小宝不乐意的撅起了小嘴儿说:“吃!”

    殷东看到桌上有野菜米糊,就盛了一碗野菜米糊,喂给小宝吃,结果这小子“噗”的一口就给吐了,还用小爪子指着那盘扇贝叫:“吃!”

    “哟,小宝也知道这个扇贝好吃吗?那我得要尝尝了。”村长笑着挟了一个蒜茸粉丝蒸扇贝,尝了之后,就不禁赞道:“是真的好吃!东子,你这是怎么做的,回头教教你婶子啊,这味道太好了,吃了还想吃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家里其他人也都跟着开吃,顿时一片赞叹声,让端着汤进来的王母脸都黑了,重重的把汤碗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村长抽这糊涂女人一个大耳括子的心都有了,他还在这里想着怎么拉拢殷东,这女人就上来甩脸子给人看,她是哪里来的底气?

    “东子啊,叔今天叫你来,不是别的,就是你海潮哥跟海生哥俩,都这么大的人了,让他们自己去闯,碰个头破血流,也是他们的事,秋总和顾氏那里,你都不用再打招呼了,他们的差事能干得好,就干,干不好,就换村里其他人上!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不仅王母脸色变了,两个儿子脸都成苦瓜脸了,王海潮老实不敢说啥,王海生就嚷上了:“爸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?凭啥不让东子帮我们哥俩了,没他帮忙,秋总那边跟顾氏那里,谁认得我们是哪根葱哪根蒜啊?你就是想为村里人谋福利,也不用非得挖自己儿子的墙角吧?”

    “东子凭啥要帮你们,你倒是给老子说说!”村长说着,猛一拍桌子,朝着俩儿子吼道:“他帮你们,是念着乡里乡亲的情分,他跟村里其他人就没情分了?凭啥他就非得帮你们俩个混账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殷东也看明白了,村长这是因为老婆给他脸色看,在给他出气呢,按理说,他该打个圆场了,可是他也很烦王母,就不想说啥,只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王海生脑子灵光也明白过来了,不着急了,自顾自的挟了个扇贝开吃,嗯,这玩意儿冷了味着就差了一截儿。

    王海潮不懂老爸的用力,真急了,就算他平时不善表达,这时也憋了一句:“我们都干得好好的,换人怎么行?”

    等着殷东打个圆场,就借坡下驴的村长,心里正失望,也清楚殷东对自家老太婆是真烦了,这时再听没眼色的大儿子说这种话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骂道:“怎么不行?换了你们两个草包,东子去给人家都打个招呼,谁干不是个干啊!”

    当着一家子老小,被骂草包,王海生什么感觉,王海潮不清楚,反正他是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,真是把八辈子的脸都丢光了。他不敢恨自家老爷,就恨上了殷东,要不是殷东过来,就不会有这场风波,他也不会挨骂了!

    王海潮看了闷声不响的殷东一眼,又垂下了头,眼里己经通红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草包!

    殷东能做到的事情,他也一样能做到,比殷东做得还好!

    王母这时候也是一样的愤怒,她两个儿子怎么就是草包了,说得好像她儿子全靠殷东提携一样。她昨晚可是合计了一整晚,那个制作干贝的事,投资不大,又简单,完全可以自己干,跟殷东合作,不管是哪种方式,都是白送钱给那小子,她还觉得亏了呢!

    “换人就换人吧,海潮,反正那什么联络员,也不是个正经差事,也没人给你发工资,谁爱去谁去吧。你就管着自己收购扇贝,自己做干贝卖吧。”

    王母噼哩啪啦的说了一通,让村长都来不及阻拦。

    村长发现自己弄巧成拙了,气得面红筋暴,只是事己至此,他也无话可说了。毕竟,他看出长子夫妻俩个都有抛开殷东自己干的心思,牛不吃草,他也不能强按头。

    听到王母这么一说,王海潮还没开口,他老婆就顺水推舟的说:“我觉得也行,海潮那个联络员就不干了,以后我们就专心做干贝的生意,反正网上有制作方法,做好了,我们直接挂到网上去卖,有人下了订单,我们就去发货,也不怕上当受骗。”

    能说出这一番话来,还真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,殷东就笑笑,不说啥。

    老婆跟儿媳妇说完,村长只觉得八辈子老脸都丢光了,老太婆是老糊涂了,长媳竟然也是个眼皮子浅的,见利忘义,还特意点明了网上有制作方法,那是连殷东的人情都抹去了!

    村长在这里气得差点心梗了,就听到长子吼了老婆一句,顿时让他气平了不少,觉得到底是他儿了,还有一点脑子。下一刻,他又气得肺要炸了。

    “联络员怎么不是个正经事了?你懂什么!”王海潮冲老婆吼了一声,又说:“我做联络员也不会耽误了收购扇贝。真要是我忙不过来,你让你哥来顶两天,给他一百块钱一天,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母不满的说:“找你大舅哥来干什么?家里这么多人,还用得上外人来。”

    村长咂着大儿子的话味儿,这小子是不想让自家人插手他的生意,儿子心大了,心野了,父子兄弟不是一条心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有些悲凉,心灰意冷,就对殷东说:“叔让你过来,就是说小学的那些教室都可以租给你,租金……”

    王海潮插话说:“我们也要租几个教室,不要都给东子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能感到王海潮浓浓的敌意,心下好奇,他是怎么得罪王海潮了?

    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,王海潮的做法也让殷东有了脾气,冲着村长说:“村长叔,那我就不租小学的教室了,回头我找人把我家后院的菜园子平了,建个厂房吧,一劳永逸,以后都不用花租金了。”

    租学校的教室,能给村里创收,要是殷东不租了,村长清楚自己儿子撑死了就是租了两三间教室,到时候村里人得骂死他们父子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