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你这么美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秋莹汗颜,斜了他一眼,轻吐两字:“鬼扯!”

    殷东毫不脸红,同时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,白玉般的俏脸上透着一抹红云,诱得人真想去啃上一口。诶,她要真的是阿夏,该有多好啊!

    他的长相还带着几分清秀,眼睛清澈得像泉水,似乎不带半点邪念,看上去还有点乖,很容易就让人对他放松警惕,哪怕他这样直勾勾的打量秋莹,也不让她反感,只拿汤勺在碗沿上敲了一下,凶巴巴的斥道:“看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颜值当个什么集团总裁太浪费了,你这么美,应该进演艺界,啧啧,真是太浪费了,就便宜我了。”殷东死不要脸的说着一语两关的话,他那双清澈的双眼当即就眯成了两弯月牙。

    “快点喝粥,不要鬼扯!”秋莹脸上又添了几抹嫣红,剜了殷东一眼,又薄嗔恫吓:“再看抠掉你的眼珠子!”

    小宝经过昨天之后,估计是彻底把秋莹当妈了,看到她骂他爸,还呵呵的笑,小爪子朝殷东虚虚抓去,可把秋莹乐坏了:“乖宝,是要去抠你爸的眼珠子,对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把小宝抱了起来,凑近了殷东,就看到小宝的小爪子直接抓向他的眼睛,小嘴里还说:“抠……眼……”

    殷东由着小宝的小爪子在眼皮上挠着,也不闪躲,只笑道:“我去!儿子,你这么快就叛变了?我是你爸诶,亲的,抠掉我的眼珠子,你爸成了瞎子,还怎么赚钱养你啊!”

    “我养!”秋莹很给力的表示了对小宝的支持,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闪着狡黠的笑意,有着小女人的娇俏可爱,完全没有大集团总裁的威严与傲慢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王海潮都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以为看花了眼。

    他之前见到秋莹的时候,她都是不苟言笑,脸冷得能刮下二两寒霜,浑身透着一股冷傲而不可亵渎的高贵,令人不敢直视,感到莫名的压力,会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。连她手下员工一个个在她面前也都是唯唯诺诺,哪有人对她像殷东这样嬉闹调笑。

    尤其是,对于殷东的调笑,秋莹并不着恼,只是吓唬了几句,听着去更像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,这简直快要颠覆他的世界观了。

    殷东就是一个渔村的穷小子,就算考取了大学,可也一样没去上大学,跟他这样初中就辍学的渔民也没啥两样,凭什么秋总要对他另眼相看?

    看看秋莹,再想想自己家里李雪梅的黄脸婆,年龄也差不了几岁,可是一个就是早晨带露的花苞,一个就是风雨打残了,再被烈日晒了两三天打蔫的残花。王海潮觉得他再也没法跟老婆那啥了。

    在王海潮思绪纷乱的时候,他弟王海生猛一拍他肩膀,奇怪的问:“哥,你中邪了?脸上皮肉扭来扭去,青筋都暴起了?”

    先前王海潮要去交待妻子李雪梅到沙滩上拣扇贝,落在后面,王海生就等了他一小会儿,哥俩比殷东稍迟点过来,在大门外,他又逗了一会儿大金,还真没看到殷东跟秋莹笑闹的那一幕,所以,看到他哥的表情,还真不晓得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想离婚”四个字在王海潮脑海里冒出来,但是他不敢说,只深垂下头,闷声闷气的说:“我去看你嫂子怎么还没把扇贝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……快……喂,哥?”王海生看着逃似的跑出去的大哥,疑惑的摇了摇头,又扭头看向屋里的殷东问:“东子,我哥是不是撞邪了?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了进去,对秋莹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秋总,昨天晚上小宝没尿床吧?”

    小宝一听提到自己,仰着小脸看了王海生一眼,似乎看懂了什么,小爪子一拍桌子:“打死!”

    本来因为有外人过来,秋莹变沉默了的,此时,又忍不住“扑哧”一笑,抓起小宝的手,给他轻揉着掌心,笑道:“小笨蛋,用那么大力干什么,手疼不?”

    小宝的嘴一撇,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两圈,有泪光浮现,怪委屈的吐了一个字:“疼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委屈的小模样,秋莹只觉得心都萌化了,很没有原则的说:“都怪这个坏叔叔,我们要爸爸打死他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宝猛点头,跟小鸡啄米一样。

    殷东端着碗就笑了:“海生,自己打,还是我来动手?”

    王海生“切”的冷笑了一声,大大咧咧的拉开椅子在桌边坐了,说道:“读书我没你厉害,打架你还能打得过我?哥不是吹,一只手就能放翻你。”

    “打架也是要动脑子的,海生,脑子真是个好东西。”殷东笑了一下,让王海生心里打了一个喀噔,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他打了一个呼哨,大金像一道金色闪电扑进来,又狠又准直接扑倒了王海生。

    “你作弊,东子,打架还能让你家狗帮忙吗?我靠!大金,老子以前白给你那么多狗骨头吃了,你个狼心狗肺的狗东西!”王海生一边狼狈闪躲着,一边气急败坏的大声喊叫。

    小宝人小胆子不小,咯咯直笑,还不时奶声奶气喊一嗓子:“咬!”

    殷东端着粥碗,喝一口粥,再挟一筷子王母炒的青椒腌菜肉丝,只觉得胃口大开,能把锅里煮糊的粥消灭光……呃,他的饭量是不是太大了?

    秋莹本来吓了一跳的,看他们父子俩的反应,也放下心来,笑眯眯的看着再场版的人狗大战,要不是不好意思拍手叫好,她都想喊两嗓子给助个威了。当然,她助威的对象肯定是大金,自家的狗嘛!

    看着差不多了,殷东吹一声口哨,大金立马退开,累得直喘气的王海生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,悻悻然说:“老子哪天非要一斧头砍了大金的狗头,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少哔哔哗哗了,去洗洗来吃早饭吧,吃完还要试下干贝怎么弄呢!”殷东说完,又对秋莹说:“那个大黄鱼的钱,早点给我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屋里诡异的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秋莹磨了磨牙,眼带不善的问:“你怕我黑了你鱼钱?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