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顾浚的愤怒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摸了摸鼻子,殷东说:“村长叔,还是把你家的渔船给我练手吧,吃完饭,我带顾叔出海去钓鱼吧,也让顾叔看看我们这一带的海上风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练手?”王富贵就吓到了,嗓门大了些,引得村里的狗都叫了起来,此起彼伏,别提多热闹了。

    在村委会吃了一顿海鲜宴,虽然做得没有高档餐厅的精致,可胜在都是野生的海鲜,而且是正宗的渔家风味,吃得顾浚也是连连点头,直说这些菜的原材料都是上品。

    殷东也在桌上陪客,掸了掸指尖夹的烟,看着烟灰洒落在虾壳上,叹气说:“此前,我们村的渔获都是像垃圾被扫货。所以,顾叔,你来我们村投资,就冲这些高品质的海鲜,也肯定不会亏本啊。”

    顾浚笑道:“那得看等下钓鱼,能不能让叔钓得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殷东就笑道:“放心,叔,哪怕你钓鱼的水平再臭,我也能保证你竿竿不空,实在不行,我下海捉了鱼,往你的鱼钩上挂,总行吧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,都当是个笑话,没人信。

    饭后,顾浚没让镇长等人陪着,跟殷东在村里转了转,然后去了殷东家。

    把己经睡着的小宝放在床上,殷东泡了壶茶,也不嫌寒碜的说:“叔,将就下,都是隔年的茶叶了,味儿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顾浚开玩笑道:“就跟叔不嫌弃你的车技一样,叔也不会嫌弃你家的茶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能不提车技吗?”殷东无奈的说着,又不禁笑了,拿脚踢了一下顾文的屁股,说道:“带着大金到院子里玩,别让你家司机闯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浚的脸上的笑意淡去,等儿子出去后,他端起茶杯,晃了晃澄黄的茶汤,冷不丁儿的问:“文子他妈也有问题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殷东真的惊到了,脱口问:“您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能让你把文子支出去的理由,我只能想到这一个。”顾浚平淡的说道,只是让人感觉到是海上风暴将起前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她跟吴冬林……”没把话说完,殷东起身走了,进屋去看小宝有没踢被子,也是让顾浚独自消化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有些人,喜欢独自舔伤,殷东自己如此,觉得如顾浚这样骄傲的男人,需要的不是安慰,而是一个安静的角落。

    在屋里只剩独自一人时,顾浚的脸才扭曲变形,狰狞无比。他想过任何人会背叛自己,绝对不会想到妻子会背叛,还是跟他手下的弟兄一起背叛,他好恨,真想现在就剁了那对奸夫淫妇!

    这个绿帽子戴得还真是让他连血都吐不出来了!

    硬生生的咽下了那一口老血,顾浚缓缓的吐了一口长气,在顾文的脚步声到了门边时,扭曲变形的脸迅速恢复正常,只是看到儿子进来后,语气有些冷了:“毛毛燥燥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文愕了一下,有点不明白老爸怎么晴转阴了,老实的说:“司机来说,渔船准备好了,问我们要不要出海?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拦在外面了?”顾浚的脸彻底冷了,真想骂这个儿子是猪脑子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司机,他不信任司机,搞不好就要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让他进来,是东子家的狗大金拦着不让他进,在追着他咬,我也拦不住啊。”顾文赶紧说。

    看家狗看到陌生人会追着咬,这没毛病,顾浚的脸色才放缓和了,站起身说:“东子,我们去钓鱼吧,叔让你看看,是不是宝刀未老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殷东在里屋应了一声,把小宝用毛毯裹了,放进背篓里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海上的风凉,得给小宝裹严实点,不过小不点儿不太乐意,哼哼唧唧的。殷东就对他说:“要跟老爸出海,就别哼唧,要不就送你去才婶家。”

    小宝立马不哼唧了,小嘴儿吐个泡泡,吐了一个字:“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咧,儿子,咱们出海钓鱼去了。”殷东背着背篓,拎着收拾好的大包,出来带上顾家父子往村东头走了。

    至于顾家的司机早不知被大金撵到什么地方去了,他们三人来到村里的老码头边,都没看到司机过来,村委会那帮人倒是齐全,都陪着镇长在那儿候着。

    王富贵家的船也是个拖网渔船,一离开码头,就往东边开了大约一个小时,停在一片风平浪静的水域。

    顾浚的车上还带着几根钓竿,顾文都给带上船了,比王富贵船上备的钓竿都好,递了根菲特弹性钓竿给殷东,他自己拿了根玻璃钢的钓竿,没跟他爸和镇长那些人去凑热闹,拉着殷东到船的另一边,在船舷边找了个人少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文挂好鱼饵一甩线,把鱼钓甩到水里,不无嘚瑟的说:“东子,哥甩钩的这一手帅吧。”

    “蟋蟀!”殷东笑骂了一句,把背篓放在两人之间,再从包里拿出奶瓶递给小宝,随后把麻利的拿过钓竿上鱼铒。

    小宝咬着奶嘴儿,冲着顾文坏坏的笑:“蟋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你娘的蛋,你才是蟋蟀!”顾文笑着踹了一下背篓,本来是想吓唬一下小宝,却不防船这时候晃了一下,他那一脚踹得劲儿大了些,直把背篓踹倒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文子,你忒么个二货啊!”

    殷东眼疾手快,一手捞过背篓,但是小宝的奶瓶却脱手飞出,掉到海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宝也不哭,看到顾文也凑了过来,小爪子一把抓住他的头发,愤愤的喊:“打!”

    “诶,儿子,老爹不小心嘛,别抓头发啊。”顾文嗷嗷叫着,

    大金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的船,这时一个扑跃,直接跳下水,利索的把奶瓶叼上爬回船上,抖了抖身上的海水,表功般的把奶瓶举到殷东面前。

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殷东夸了一句,拍了拍大金的脑袋,这时他的鱼线一下子绷直了,他没有贸然收线,先拉了一下,感觉是条大鱼,就徐徐的放线,同时,他指了一下背篓,对大金说:“看好小宝。”

    大金立马趴在背篓边,小宝也终于放开了顾文,眼巴巴的盯着奶瓶,啊啊啊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文子,你来,这条鱼不大。”殷东说着,把鱼竿交给了顾文,自己去清洗奶瓶,又重新冲了一瓶牛奶给小宝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会儿功夫,顾文跟海里的鱼斗得己经是满头大汗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