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师父的秘密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小宝来火了,像头小狼崽子,怒瞪着眼,吐了顾文一脸唾沫,还扬起小爪子狠劲儿抓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小宝在干什么?”殷东在前面说了一声,顿时让小宝撒了手。

    这小子撒手也就罢了,可他还听懂了殷东话里责备的意思,小爪子还给顾文把头发抹了抹,把他弄乱的一头鸡窝给抹平了,又用脸在顾文脸上蹭了蹭,讨好的冲顾文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是要毁尸灭迹么?”

    顾文刚说完,就挨了他爸一记爆栗。随后,顾浚骂道:“你小子还上大学呢,连个成语也用错。”

    小宝咯咯的笑了起来,好像是在嘲笑顾文,把顾浚都逗乐了:“这小人精儿,来,让爷爷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顾浚事业做得大,身上有一种久居上位的威仪,平时不苟言笑,连顾文在他面前都不敢放肆,别的小孩子也都怕他,不过小宝一点不怵,小身子直接扑到顾浚怀里,随后,这小子竟然一指顾文,奶声奶气的喊一嗓子:“爷,打!”

    三个字吐得清晰无比,顿时笑翻了车上三个人,顾浚笑着顺手连甩了顾文几记结实的锅贴,又问:“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小宝忽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顾文赶紧把他的包拿过来,打开让小宝看里面的零食,还说:“看啊,干爹给你买这么多好吃的,你还要打我啊?”

    小宝抓了袋小馒头,像小猫崽偎进顾浚怀里,等顾浚给撕开了包装袋,他就安静的吃起了小馒头。

    “咦,这小子像是挺喜欢你抱着,爸,他一点儿都不怕你,胆儿挺肥的啊。”顾文奇怪的说。

    抱着小宝,顾浚脸部的轮廓都柔和了,罕见的跟儿子说笑道:“说什么傻话呢,你不也是我这么抱大的,没见你小子怕过。”

    顾文没敢反驳,打从他有记忆起,他爸就没抱过他,好么。

    车子驶离镇*,殷东脸上的笑容也隐了下来,很直白的说:“顾叔,我不想骗你,但我没法解释消息的来源。除了我跟顾文说的那些,还有你的这个司机,他是沈红雷爸爸的部下。我不知道你跟沈家有什么仇,但是我肯定对付你的人有沈家。”

    顾浚开口了,却是问了个出人意料的问题:“小文说,你的那个什么师父,也是假的?”

    说话时,他手里摸了支烟点上,细看的话,能看到他的手指微微发抖。似乎,这一趟跑来,他并不是为了求证殷东那些消息的真实性,而是专为殷东师父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的消息是真的,但是他闲云野鹤一只,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又去哪里行骗了……咳,是接一些做法事的活儿。”殷东说完,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小时候去过那个道观,就是你发给小文的那个地址,跟我爷爷留下的地址是一样的,他也见过你师父,他说,那个老道士可能是个骗子,也可能是个游戏风尘的高人。”

    顾浚说完,看到殷东一脸惊愕的转头过来,车身也猛的晃了下,又笑道:“你小子开车呢,看前面的路。”

    顾文看到车头都快开上人行道了,赶紧说:“哎唷我去,东子,还是我来开车吧,你这车开得吓死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让顾叔的话给吓着了。”殷东辩道,眼睛盯着前方,心里却跟开了锅的水一样翻腾。顾浚的爷爷要是还活着,至少得有九十来岁了,甚至更老,而他小时候看到的老道士,说明老道士那时候就是个老头了,那得是多少岁?

    “叔看到小文发的地址时,也给吓到了。抽个时间,我们一起去找找你师父?”顾浚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还有闲情逸致去找那个神出鬼没的老骗子……咳,是找我师父。”殷东一时说顺了口,又赶紧改口,然后好奇的问:“您现在是坐在火山口了吧,怎么一点都不紧张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对顾叔没什么信心啊!”顾浚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怕您大意失荆州啊!”殷东笑着点了一句,也不再深说,又跟顾浚山南海北的侃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浚其实存了一份考究的心态,聊的话题看似很随意,却都有深意,能从各方面考察殷东。渐渐的,他的神色发生了变化,从一开始看待晚辈的心态,到后来完全是老友间的交流了,甚至,他感觉殷东对时局的观察力,远胜自己,一些商场官场的尔虞我诈,他都能一眼洞悉无余,比他还像个老江湖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真是不个世出的奇人,有机会一定要让叔引见。”顾浚不禁叹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等顾叔忙完这一阵子,找个时间,咱们一起去逮那个老骗……”差点说漏了嘴,殷东干咳两声,赶紧改口:“咳咳,去找我师父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言为定了!”顾浚大喜道。

    顾文就不明白:“爸,你至于吗?东子都说他师父是个老骗子了,你至于这么跟天上掉馅饼似的吗?”

    还没等顾浚开口,小宝就是一脚踹出去,小嘴儿还含混的叫:“打!”

    顾浚哈哈笑着,拍了儿子一巴掌,又狠亲了小宝一口,笑道:“是该打!”

    “爸,您这是打儿子,还是打贼啊。”顾文哀叹道。

    到了大湾村,殷东把车开到村委会的大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下车后,顾浚还舍不得放手,抱着小宝在村子里信步走着,随口问:“小宝,你家在哪里,给爷爷指个路。”

    小宝歪着小脑瓜看了顾浚,似乎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,就伸着小爪子,朝村西的方向指着,小嘴儿还啊啊的叫着。

    镇长一行人的车都跟在后面,一路上提心吊胆的,此时下了车,王富贵就忍不住教训殷东:“东子,你想开车,回头把叔家的车让你开个够,你可别再拿顾总的车练手了,这一路上我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,还没出城,你就差点把车开上人行道,出城了,好几次差点把车开进海里。”

    顾浚哈哈大笑,随声附和:“东子的车技是要多练练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道:“就镇上来我们村的破路,神仙都没辙吧?这跟我的车技可无关,我车技还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真话,可惜没人信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