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没怪过她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当活雷锋吗?你养儿子不要钱啊!”王海生叫了起来。刚说完,就被殷东敲了一记爆栗。

    “叫那么大声干什么?”殷东瞪了他一眼,不想被隔壁邻居听到,把门给关上,又说:“我也不缺这点钱。我找到了一个龙虾的老巢,还留了不少小龙虾没抓,那地方很隐蔽,可以算是我的私家龙虾养殖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海生惊喜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找个时间,我俩一起去看看。”说着,殷东顿了顿,又笑道:“但你得先买个潜水衣才行,不然,我怕你没法潜那么深。”

    “钓鱼要带脑子,潜水凭的是身体素质,你潜水还能有我深?”王海生不服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爱信不信。”殷东笑道,也不好多解释。而这时候,大金在外面叫了起来,他出去一看,是才哥过来了。

    才哥见面就问:“东子,你把钱给我退回来是什么意思,看不起才哥,是吧?”

    殷东如实的说:“才哥,今天碰到鱼群真是运气,你跟村里人都觉得,我是有预知鱼群方位的能力,可并不是。所以,你这个钱,我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才哥,要是东子真有这能力,我早就拽他上我家的船了。”王海生也在旁边帮腔,看才哥脸色不好,索性把话说透了:“东子不想出风头,村里有关他们家的谣言传得多邪乎,你是清楚的。他要是今天收了你的钱,以后更没安生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才哥一时间沉默无语。

    殷东又说:“我说的那个乌鲻鱼群的消息,虽然是在网上看到的,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,你这段时间出海不妨往那个方向去。”

    才哥叹口气说:“哥知道了。好吧,哥也不为难你了。总之,今天哥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才哥,王海生就瞅着殷东,悻悻的说:“东子,有这种好消息都给我透个风?”

    “都是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,才哥肯信我,会按我说的做。跟你说了,你能指挥得动你爸啊,还是能指挥你哥?你在家就是一垫底的货,又不能当家做主,跟你说了也是白说。滚吧,等下你妈又要来招魂了。”

    殷东笑骂着,把王海生给撵了。

    隔天,王海生的龙虾款就打过来了,还打了个电话说:“东子,我在网上买了潜水服,发货地址填的是你家,你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鬼鬼祟祟的,买个潜水服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。”

    殷东正在给小宝冲牛奶,就按的免提,小宝听到了王海生的声音,小爪子拍在手机上,啊啊啊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王海生在电话那头说:“小宝,叫叔,叔给你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小宝歪着小脑瓜,似乎在琢磨王海生藏在哪儿了,连殷东把奶瓶塞过来,也让他一爪子拍开,然后抱起手机就咬。

    “你海生叔不在里面,儿子,别咬了,来喝牛奶喽,等下让大金去咬他。”殷东说完,就见小宝把手机扔给了旁边趴着的大金,“啪”的一下摔在地上。他把手机拣起来一看,黑屏了,屏也裂了,不由骂了声:“你个小败家子啊!”

    小宝一脸懵懂,吐了两个泡泡,软萌的“依哦”一声,顿时让殷东打算教训一下他的念头抛爪哇国了。

    等小宝吃完牛奶,殷东带着他村后的山上去了。重生之前,他有多少次梦回家乡,却一直没能回来。

    刚下过雨,地上有不少地木耳,他把背篓里的塑料桌布拿出来,铺在地上,把小宝放上去,然后去拣地木耳,顺便还采了不少松菌和茅草菌,很快就装了小半篓。

    小宝趴在桌布上,不哭也不闹,还挺能自得其乐,小脑瓜转来转去,后来发现头顶上方的松树上,有一只小松鼠在跳动,就冲着它“哦依哦依”的喊着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小宝没有威胁性,小松鼠竟然抱着一颗松果跳下来,把松果递给了小宝。抓到松果,小宝就咯咯的笑了起来,还把手里攥着的一块饼干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殷东走过去时,小松鼠就哧溜一下蹿到树上,小宝急得手一撑,小腿一蹬,竟然向前爬了一点,可把他喜坏了:“哎唷,我儿子会爬了!”

    小宝被笑得有点懵,歪着小脸望着殷东,口水从嘴角淌下来,一脸的呆萌。

    “好啦,儿子,小松鼠回家了,咱们也要换地方挖竹笋了。”殷东把小宝抱起来,狠亲了一口,再把桌布收进竹篓里,往前面的竹林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小宝倒急了,冲着树上的小松鼠挥着手,啊啊的叫个不停。也是奇怪了,小松鼠竟然跟了上来,一直跟到竹林边,等殷东把桌布铺好,让小宝独自在上面玩时,它又蹿了过来。

    殷东又挖了十来个竹笋,要带着小宝回家时,忽然看到一条蛇游到了桌布边缘,顿时头皮一紧,全身的白毛汗都冒出来了。他正要冲过去,就见小松鼠猛的蹿出,快得像是一道残影,扑过去一爪子扫飞了那条蛇。

    殷东冲过去抱起了小宝,心脏还扑嗵扑嗵直跳。随后,又是一阵怒火上冲,他一扬手,掷出手上的小铲,铲刃直接斩断了蛇头。

    算是有了共同战斗过的革命友谊吧,反正小松鼠不怕殷东了,在他把桌布收进竹篓后,它就直接跳进竹篓,跟他回家,可把小宝乐坏了,趴在殷东肩上,跟小松鼠一路上啊啊啊的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满身酒气的王富贵,兴冲冲的走进来,远远扯着大嗓门说:“东子,两个事儿,一个是银河集团的秋总让你当代表,海生跟你说了吧?另一个,就是镇上派出所罗队长打电话来了,让你明天去派出所一趟。”

    殷东不解的问:“罗队长让我去派出所干啥?”

    “他说是你报的案,得去补个手续,还有一些情况想跟你核实。这没啥,叔明天陪你去所里,那里我都熟。”王富贵挺热情的说完,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东子,那个代表的事情,叔可是答应了秋总。”

    “让海潮哥去吧,我不合适。”殷东简洁的说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