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合伙打渔

作者:季小爵爷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村里这闲言碎语传得可真够快的,殷东大汗,忙说:“昨天我去客运站,是秋总送我去的,刚才就请她到家里喝个茶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昨天就联系上的,动作够迅速的啊。”王海娇酸酸的说。

    殷东头皮有些发麻,哄女人需要天赋,他是真没有,赶紧转移话题:“娇姐,你再帮我照顾一下小宝,我回家洗个澡啊。”

    “早给你烧好热水了,饭菜也早做好了,小宝睡了,我把他放床上就走了。”王海娇语气生硬,语速飞快,炒豆子似的说完,快步抱着小宝打头里走了。

    殷东大汗,正要追上去再解释两句,可是手机响了,是顾文打来的。他以为是说龙虾的事情,却不想顾文语气紧张的说:“东子,怎么办?我跟铁山叔说的事,我爸全知道了,现在我爸从京城赶回来了,要我在家等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殷东无言,是啊,他只想着前世哑巴铁山对顾文忠心,拼死保护,却忘了铁山首先是忠于顾文爸的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说,是我同学在医院公厕里听的小道消息,我爸肯定不信啊!”顾文在电话那头压低了嗓音说,没说他其实也不信,真要是吴冬林的秘密,会让手下会在医院公厕里说出来,也不可能成为他爸的左膀右臂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顾文不想追问殷东得到消息的渠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是一个游方道士说的吧,他是我师父,左眉毛上有一个黑痣,是我那年去五夷山旅游时拜的师父,我师父道观的位置,我一会发给你,你让他去找我师父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东子,你说的是真还是假?”

    “我真有一个老道士师父。”殷东说,没说是前世拜的师父。反正这么大事儿,把闲云野鹤般的老道士推出来当挡箭牌,不怕顾文爸去查。

    顾文竟然答应了:“好吧,那我就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听出顾文的紧张,殷东不由失笑道:“那是你亲爸,你紧张什么啊?要不,等你爸回来,你让他也来大湾村考察吧,我来跟他说这事儿。正好我们这儿有个投资商过来考察,你让他过来,给我们村造造势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不错,我还真怕一个人跟我爸说这个事,忒怕露马脚。”顾文说,完全没注意自己的语病。

    殷东挂了电话,摇头失笑。他还是把顾文当成了在前世在追杀之中的时候,那么处变不惊跟心狠手辣,却忘了现在的顾文还是温室里的花朵。

    就是打电话的功夫,王海娇把小宝安置好了,己经离开,殷东就远远看到她的背影,不由得苦笑。

    出海归来,就能洗热水澡,再有一顿热饭热菜吃,那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,殷东反正是感动了,脑子里不由自主闪过王海娇的身影,尤其是饱满到快要撑破制服的大胸,让他一阵兽血沸腾,又不禁反抽了自己一巴掌,低声咒骂了一声:“禽,兽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一声:“东子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在啊!”殷东应了一声,出去一看,是才哥夫妻俩来了,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忙说:“才哥,嫂子,你们俩怎么有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蹭饭的。”才哥开了个玩笑,伸手抱过小宝,把手上拎的东西交给了殷东,“你别跟哥推啊,这是我这个做伯伯的买给小宝的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殷东真不好推让了,只得把东西接了,请他们夫妻俩进屋坐了。

    喝了杯茶,才哥说了来意:“东子,哥也不跟你来虚的,近海渔获少,我们家的船又没有远航能力,只能在近海捕鱼,可是这一天天的出海,连油钱都赚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殷东苦笑了一下,正要说话,却见才哥一摆手,说道:“你说哥迷信也好,还是病急乱投医,都行,哥就想请你合伙打鱼。现在我都不用跟我爸商量,自己就能做主了。东子,你就给哥说一句,帮不帮哥这个忙?”

    殷东听得心里沉甸甸的,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随着近海环境的日益恶化,以及过度捕捞,近海资源日益匮逐,渔获越来越少,对于没有远航能力的船只而言,就意味着生存环境日益恶化,算是恶性循环了。

    “才哥,我不是不愿意帮忙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殷东说完,才嫂就说:“你愿意就行了,东子,就帮帮你才哥吧,他也是压力太大了。小宝交给嫂子带,嫂子保证给你养得白白胖胖的。”

    才哥也说:“其实我爸上月查出来是肝癌,我姐把老俩口都接去城里了。我们家买渔船的钱大半都是我姐她们给凑的,那钱也得还,我现在必须得赚钱,赚很多钱。所以,东子,哥就指望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才哥微红的眼圈,殷东只能点头:“才哥,你怎么说就怎么好吧,我有空的时候,就去给你当个吉祥物,分成什么也别提,有渔获就给我开一份工资,当我给你打零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!”才哥断然否认。夜钓赌斗那晚,他就想跟殷东合伙,被拒绝了,本来还不在意,可是昨天忽然听说殷东一个人出海,捞了一个龙虾群,还是锦绣龙虾,他顿时坐不住了,拉着老婆就上门来了。他还想通过利益,跟殷东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刚发了一笔小财,现在真不缺钱。”殷东笑着拍拍才哥的肩膀,又说:“我说真的,我还要跟你学怎么做一个渔民呢。你知道的,我爸妈在世时,我都是放假才跟着上船,上了船也就是玩,就学会了钓鱼。”

    “东子,你这么说,哥就真的惭愧了。”才哥摇头笑笑,又说:“算了,我也不跟你多扯了,反正没渔获,我想给你分成也分不了,有渔获的时候,怎么分得听哥的。就这么说定了,明早你跟我出海。”

    殷东沉默片刻,也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次日鸡刚叫,才哥夫妻俩就来了,才嫂还把她闺女兰子也抱来了,小丫头刚满三岁,大清早的被折腾醒了,还在哼哼唧唧的,被她爸一记爆栗敲下去,顿时安静了,小脸憋得通红,却不敢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要不下次我把小宝抱过去吧,省得兰子遭罪。”殷东看得都心疼兰子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片子哪来这么娇养。”才哥没好气的喝道,吓得兰子打了个哆嗦,她妈的脸色就有些不高兴了,只是当着外人不好说啥。

    “才哥,你这就落伍了吧,现在都是闺女富养,儿子穷养。”殷东笑道。

    看殷东这么说了,才哥不能不给面子,才缓和了脸色。带着殷东上船后,他就要开船的良叔听殷东的指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